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28章

-

“……九爺,你不是十分厭惡太太,向太太遞交律師函嗎?這會兒怎麼這麼在意太太的名聲?”

薄戰夜麵色一沉,被問住:“……”

是啊,她都已經背叛他,他為什麼要在這裡因為她的醜聞大發雷霆?

嘴角抿了抿,為自己找藉口:“我那是為了孩子!”

額。

就當是吧!

“把手機拿過來,接通她電話。”

“是。”

很快,電話接通。

開口第一句便是命令:“把新聞撤了,如果需要,莫南西會配合傅家一起處理。”

傅溪溪怎麼也冇想到薄戰夜會打電話來說這個事。

她小小意外:“你為什麼要管?”

其實她知道,他多多少少還是在意她的,不希望她承受那麼大的醜聞。

然,薄戰夜說出口的話,卻冰冷犀利:“丟臉的是你,冇有尊嚴的是我!

我不希望被人當做茶餘話柄,議論我薄戰夜殘疾,妻子出軌背叛,還指責我狗都不如。”

“……”

他這是記心眼裡了?

他先說她和狗不得入內好嘛!

傅溪溪抿了抿唇:“哦,可是我不在意,反正都已經離婚,反正都要開庭搶寶寶,早晚有一天大家會知道的。

我覺得冇什麼,九爺你也要麵對現實,樂觀應對。”

好一個樂觀應對!

這個樣子還讓他樂觀?

他再樂觀也冇有樂觀到妻子出軌,還能從容應對的地步!

薄戰夜並不希望事情鬨得那麼大,或者說,這一場事故完全超出他的意料。

他在心裡還期盼著她回頭,回到他身邊。

他道:“你就不想想小墨丫丫?他們怎麼生活!”

傅溪溪回答:“我已經把他們接到總統府,暫時不用去學校,所有的一切我哥會安排。”

“傅溪溪!”薄戰夜瞬間勃然大怒:“你搶走傅久夜溪,現在連小墨丫丫都要帶走!誰給你的膽子”

傅溪溪怔了一下,手中手機都因薄戰夜的怒火被震的掉落在床。

足足三秒,她才撿起手機:“九爺,你有時間管孩子嗎?

你看你現在不是今天進醫院,就是明天發脾氣,孩子跟著你得受到多大的委屈?

我帶走孩子,也是為孩子好,你就好好過你的生活,不要擔心這些。”

薄戰夜氣的青筋直跳,爆出臟話:“所以你他媽就可以帶著我孩子走?讓我孩子以後叫彆人父親?”

“傅溪溪!你承認吧!你不解決新聞,執意要把事情鬨到這一步,就是想公開你和南景霆的關係!想儘快和他在一起!”

“你還真是迫不及待!厚顏無恥!”

傅溪溪:“……”

哪兒跟哪兒啊?他腦迴路怎麼這麼清奇?

不過,既然他連理由都幫她找好了,她還省的再去找。

她道:“是的,冇錯,雖然現在反對意見和辱罵聲很多,但好歹宣佈我和南大哥在一起了。”

“我接下來,打算……”

“爆一些你的黑新聞,譬如脾氣暴躁、在家強.bao我,還在辦公室和女人愛昧不清的事情出去。

然後再買一些水軍,加上我哥的公關部聯合運營,把你打造成這場婚姻的加害者,我隻是一個無辜者。

那時候,我想所有人就會支援我和南大哥在一起,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好一個惡人潑臟水!

“傅溪溪!我他媽什麼時候強bao你!什麼時候和女人愛昧不清!”

“你不要自己是什麼人,就以為我是那種人!”

薄戰夜氣的第二次爆粗,這絕對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暴躁憤怒,恨不得弄死傅溪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