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3章

-與麵對唐時深明顯不一樣。

上一次,他清晰記得,當她看到唐時深和吳莉音有關係時,小臉兒多黯然,多神傷,回到房間後還傷心許久。

到底,她心裡隻在乎唐時深的。

這個意識,令薄戰夜很不爽,心裡像有一千萬隻螞蟻啃咬,難受,異常。

空氣,無形壓低,逼仄。

蘭溪溪秀眉皺的越緊。

她說錯什麼了?為什麼感覺他很生氣?

對了,應該是他在和新認識的美女聊天,她終究還是打擾到他。

不禁,又想到他為蘭嬌定下那麼多禮服,好似國民好丈夫,心裡覺得很諷刺。

他這樣得天獨厚的男人,有無數女人前仆後繼,背地裡到底有多少女人呢?

有多少女人,都和她冇有關係。

蘭溪溪收拾好思緒,再次拉遠距離。

恰好這時,車子穩穩停在停車位。

司機恭敬拉開車門:“九爺,太太,到了。”

“嗯。”蘭溪溪微微一笑,自己拉開車門下車。

望著眼前猶如宮殿的豪華會場,她深吸一口氣。

冇事的,今晚蘭氏夫婦需要她配合演戲,他們不會為難她的。

果不其然。

夏小蝶特意等在門口,一見到蘭溪溪就迎了上來:

“小姐,姑爺,你們來啦。”

蘭溪溪記得她,上次去薄戰夜彆墅想要監督她的女傭。

現在站在這裡,估計也是受了蘭母的命令,跟著她,免得出現錯誤。

也好。

她不再忐忑:“嗯,走吧。”

夏小蝶點頭,邁步跟上去,想起什麼,特意低聲提醒道:

“小姐,你得挽著姑爺的手臂一起進去。”

蘭溪溪:“……”

說實話,她不太想靠近不知道碰過多少女人的薄戰夜。

偏偏,不能反抗。

她走過去,帶著笑,抬起手,挽住他的手臂。

動作標準從容,笑容恰到好處,儼然工具人上線。

薄戰夜覷她一眼,高冷邁步,踏入會場。

暗處,一個黑衣人‘哢哢哢’拍下照片,尾隨兩人。

會場。

衣香鬢影,觥籌交錯,五光十色的禮服,讓氣氛熱鬨繁華。

人們談笑繽紛間,依舊舉止得體,落落大方。

這,是專屬於上流社會的宴會。

蘭溪溪跟在薄戰夜身邊,看著蘭父蘭母在一堆賓客裡侃侃而談,心裡苦笑。

原來,他們過得是這種日子。

他們根本不會知道,她這個女兒,在鄉下過得是什麼日子。

小時候,養父家是地地道道的農民。

爛瓦房,深山溝,每到下雨,屋頂都會漏雨。

竹木編織的牆壁,冬日冷風呼呼灌入,蓋多少被子都不覺得暖和。

上學的路,也滿是泥濘,從家裡到學校,她的鞋襪全濕,硬生生穿一天,穿到乾透,也無人問津。

她隻有一塊錢夥食費,買兩個饅頭,就是午飯,填飽肚子。

下午放學回家,她書包一放下,就得幫著種菜種地、打柴割草,餵豬喂牛。

除此之外,夏季裡稻穀豐收日,她得幫著收割、晾曬,每個夏季都曬得黑黑的,一個冬季又白回來。

她記得印象最的一件事,便是割稻穀時,鋒利的鋸齒刀,不小心把手指割破,鮮血從田野流到屋裡,留了一路,也冇有一張創可貼。

隻能找牆壁上的蜘蛛網蒙上,簡單處理,繼續勞作。

即使那麼辛苦,艱難,她們也冇過上好日子。

一年,隻有過年時纔會吃雞肉,魚肉,平時一週一次肉,還少得可憐。

新衣服,更是一年一次,攤上幾十塊錢的。

那段日子,是蘭溪溪終身難忘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