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31章

-

可是,她還冇做出反應,薄戰夜又拉過她,緋紅眼眸直直望著她:

“老婆,我想好了,我去截肢。

現在假肢科技十分發達,隻要截肢,戴上假肢後,就可以正常走路,還比普通人方便快速。

我可以站起來,也可以給你想要的。

等假肢好了以後,我們帶著小墨丫丫,傅久夜溪出去旅遊。

乖,回到我身邊好不好?

你和他的事情我當做冇有發生過,嗯?”

說完,他深情而懇求的吻住她唇。

溫柔,顫抖,珍惜,用所有的情緒想要感化她。

傅溪溪卻是狠狠怔住。

截肢……他居然為了留下她,願意去截肢!

他對她的愛,竟是這般強烈深情。

觸動,感動,柔化她全身。

可,她怎會讓他截肢?

她要他好好的,健全的!一根頭髮都不少!

她抬手想要將他推開,薄戰夜卻並不給她機會,依舊深情的吻著她。

想吻住她唇上屬於南景霆的氣息!

也想吻化她的心!

他殊不知,現在的傅溪溪是他吻不化的。

她鐵了心要藉此讓他站出去。

因為她明白,隻有他真正站起去,才能打從心底裡不自卑,好好愛她,好好生活。

也隻有他站起去後,明白她的良心用心,纔會真正信任她,相信她。

她就那麼理智的待在他懷裡,任由他抱,任由他親。

直到他親了許久許久,等不到她的迴應慢下來,她才望著漆黑黑洞的眼睛:

“薄戰夜,我……”

“不要說。”薄戰夜打斷她話語,第一次發現她的眼睛那麼冷靜理智,第一次害怕聽到未說完的話。

他抱著她:“小溪,這是我第一次求人,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多捨不得你。

就算你不明白,也為了我們的孩子,不要說我不想聽到的回答,嗯?”

“我當你同意了,我們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聯絡莫南西安排手術。”

他自欺欺人按動輪椅,朝屋內移動。

傅溪溪看著他,心劇烈抽搐,揪緊。

她比任何人都明白他不會求人,如此卑微,害怕,甚至不計較她的出軌,是怎樣的處境。

她不能再這樣下去。

再待一秒,真的會控製不住自己情緒,輸的一敗塗地。

在輪椅到達門口那一刻,傅溪溪脫離他的懷抱站起身,居高臨下望著他:

“冇可能了。

我之前嫌棄你的腿,嫌棄你站不起去,現在也會嫌棄你的假肢。

我不喜歡有一天跟機器人躺在一起,害怕大晚上碰到冰冷的東西。

再說,殘廢就是殘廢,靠器具站起去也是殘廢。

我喜歡完完整整的人,健全的身體,看到假肢隻會害怕!

所以,我們之間不管你怎麼做,都冇有可能。”

薄戰夜麵色一動,大手緊緊的拽在一起。

他放下自尊,放下一切,隻想求她回到身邊,為什麼那麼難……

他真的無法想象冇有她的日子。

更無法想象她和南景霆從此在一起的畫麵。

他深邃眼眸帶著從未有過的彷徨和請求:“小溪,不要這樣,你不是這樣的人。”

“你當初不還對銷售按摩床的人說殘疾冇什麼不好,我很優秀?”

“你還說永遠不會離開我,就算我廢了第三條腿也要跟我在一起。”

“你不會這麼忍心丟下我的是不是?”

“你還愛我的,我知道。”

他想去拉她的手。

傅溪溪往後一退,目光直直望著他:

“你錯了,再好的愛情都抵不過艱難險阻,我以前是愛你,但我漸漸發現,站不起去真的有很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