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32章

-

你的脾氣,你的猜忌,你的不信任,還有很多很多因素,都影響著我們,將我對生活的希望打擊的一乾二淨。

南大哥不同,他不僅健康,還視我為珍寶,我現在喜歡跟他一起生活。

有一句你應該知道,出軌隻有0次,和無數次。

我現在和南大哥有過,就無法接受和腿殘的做那種事,腦子裡都是和南大哥的畫麵。

你現在殘疾,隻能坐在輪椅上,有什麼資格再跟我說愛?

你走吧,我不會再跟殘廢在一起。”

她轉身就走。

薄戰夜心急起身想要拉他,然而剛一站起去,身姿就因腿部麻木而倒了下去。

‘砰’聲音響起。

傅溪溪下意識回頭,便看到高高在上的薄戰夜摔倒在地上。

那一刻,心絃抽。動,心疼不已!

她想去扶他,可腳步剛要邁動,就被理智拉了回來。

她居高臨下望著他:“看到了嗎,就連我要走,你都拉不了我。”

“你有本事站起來,纔有資格來我麵前。”

薄戰夜活了三十年,從未有過如此窘迫難堪的境地!

他更冇想到自己摔倒,她都那麼無動於衷!

看著冷漠無情的她,他血液翻湧,眸光充血:

“若我站起去,纔有資格來你麵前?

你確定?”

傅溪溪捏緊手心,從唇裡擠出話語:“是,我確定,隻有你重新站起來,我纔會考慮回到你身邊。”

薄戰夜嘴角笑了一笑,笑容很冷淡,諷刺。

他撐著手臂,艱難而窘迫的從地上起來,坐到輪椅上,目光直直望著傅溪溪:

“好,我會站起來。”

“但,你今天給的絕情,羞辱,狠心,我會百倍奉還。”

“我不會再愛你!”

傅溪溪一怔:“……”

不會再愛她……

他說,不會再愛她……

他站起去後,不會再愛她……

“傅溪溪,我最後再問你一次,回不回到我身邊?”

男人清冷低而沉的聲音飄蕩在樓道裡,有力,危險,富有迴音。

傅溪溪感覺每一個字都撞擊在心壁上,發疼,發痛,忐忑。

她多想問他,她回到他身邊他真的能站起去?

多想軟弱的投降,走到他身邊抱住他,陪他一起試試。

可,這試試的後果承受不起。

一旦失敗,永無希望。

她不能半途而廢。

深吸一口氣,直接邁步進屋,‘絕情’關上門。

舉動代表答案,她拒絕了他。

薄戰夜高大身姿在樓道裡一下變得陌然,蕭條,孤寂。

那緊緊拽緊的手心和緋紅眼眶,暈染出無邊的痛、恨。

後一步趕來的莫南西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為難同情。

既同情傅溪溪,做那麼狠決,需要多大的毅力和耐心?

又同情薄戰夜,被矇在鼓裏,承受所謂的背叛和拋棄。

哎,網上罵的沸沸揚揚,人家正主愛的死去活來好嗎……

……

這晚,傅溪溪徹夜未眠,一個人在公寓裡哭的眼睛發腫。

對不起,薄戰夜,不得不這麼傷害他。

對不起,這一切她也很痛苦。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如果站起去,不要不愛好嗎?

……

第二天。

又困又累的傅溪溪在給傅久夜溪餵奶,便收到法院傳票。

時間:今晚七點。

他竟然這麼快就下手!還用綠色通道直接開庭!!!

真是……狠起來比誰都狠。

她拿出手機,撥打他電話想延遲時間,最主要昨晚冇睡,今天很難受。

結果,手機內一秒傳來官方聲音: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