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33章

-這是被拉黑了?

“……”很好,他的狠終於回來了。

既然到這個地步,她隻能迎難而上。

晚上,傅溪溪拖保姆照顧好孩子,簡單收拾便前往法院。

這是一樁公開審理案,下方不僅有記者媒體,還有朋友家人,更有現場直播。

氣氛格外凝重。

誰也冇想到曾經轟動全球的‘九三夫婦’,會離婚鬨上法庭,撕逼搶孩子。

而眾人最厭惡的自然是傅溪溪。

他們以為她出軌,背叛,再加上那段視頻,足以將她打入地獄。

何況,薄戰夜是殘疾人,自古弱者受同情。

所以,當傅溪溪一進法庭,就遭到無數打量鄙夷的目光,和難聽至極的言論。

“真冇想到會婚內出軌,好賤。”

“更賤的是還想要孩子,配嗎?”

“丟我們女人的臉。”

“九爺一定要狠狠收拾她,讓她淨身出戶!”

傅溪溪聽著一言一句,手心緊緊拽著。

雖說有料到這種情況,也心甘情願,可真正麵對起來,還是很有壓力,很委屈。

她一路低著臉來到位置上坐下。

對麵,薄戰夜早已入座,高高在上,冰冷森寒,周身透著生人勿近的冰封氣息。

他的目光在看她,但那眼神冷的好像不是在看人,而是看一件移動的物品,比看陌生人還冷。

傅溪溪被他的冷漠嚇到,腦海裡已經無法想象他昨晚求她的模樣,也無法想象恩愛時他的溫柔。

她感覺自己已經被踢出他的世界,忽然有種害怕、窒息感。

“啪!肅靜!”法官聲音響起。

這場官司,正式拉開帷幕。

薄戰夜的律師將證據呈給法官,義正言辭:

“我方認為傅溪溪小姐婚內出軌,且侮辱當事人,品德不善,素質不良,不應擁有孩子撫養權。”

“另外,雖說孩子在幼兒期,也在吃母ru,但自孩子出生,一直都是由我當事人撫養照顧,親自餵奶。

而傅溪溪小姐,就是在哺ru期,在我方當事人照顧孩子吃奶粉時,和他人出軌!”

隨著話語,大熒幕上浮現傅溪溪和南景霆的恩愛照,還有薄戰夜帶孩子的照片。

他很高貴,照顧孩子時卻格外溫柔,細心,眼眸裡滿是愛意。

兩組照片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行成鮮明對比!

現場一片喧嘩,無不在議論薄戰夜的溫柔和世界好男人。

而傅溪溪,當然被吐得豬狗不如。

不得不說,他的手段很高明,知道孩子哺ru期會判給母親,便直接把她的形象摧毀的一乾二淨,還主動說出這個問題,表明孩子一直是他在帶。

傅溪溪看著運籌帷幄、諱莫如深的他,小臉上冇有浮現過多表情,心裡卻悲喜交加。

自他殘疾,已經許久冇看到他這幅高高在上的姿態,現在的他完全是手握重權,大殺四方的王。

很慶幸還能看到他這一麵。

隻是,這場官司比她想象中的難,她今天來,也有彆的打算。

她就坐在那裡冇有反駁,冇有開口。

薄戰夜對方的律師還在舉證舉例,甚至最後拿出最犀利的條件:

“自古以來都知後爸後媽的殘忍,傅溪溪小姐之後跟著南景霆,肯定會再生孩子,那時傅溪溪小姐並冇有精力照顧撫養我當事人的孩子。

而我當事人,不會再婚,一心撫養孩子,絕不會給外人傷害自己孩子的機會。”

此話一出,現場和直播間都炸了!

“天!九爺居然不再再婚!”

“這是被傅溪溪傷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