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34章

-

“太可憐了,曾經為她婚禮唱歌,刀山火海,連腿殘也是保護那個家,結果遭到這樣的打擊。”

“換我也對愛情絕望。”

“九爺不隻是是好老公,還是好父親。”

一句句議論聲此起彼伏。

就連傅溪溪也冇想到薄戰夜會給出這樣的條件,發這樣的誓言。

她看著他,震驚,震愕,惶恐,錯愕,完全不知該用什麼語言來麵對這一刻的局麵。

“傅溪溪小姐,請問你有何話要說?”偏偏這時,法官直接發問。

現場很快陷入安靜。

大家都在等傅溪溪回答,有的人期待她解釋,期待有不一樣的結果,更希望這是一場誤會。

也有人恨不得把她吞了。

無數道目光彙聚,傅溪溪感覺有泰山般的壓力朝她壓來。

最滲人的是對麵高貴尊傲的薄戰夜,他今天一直都在看她,幾乎視線冇有離開過。

隻是那眼神,危險淡漠,格外冷凝,讓她看不透,猜不明。

好在她也不想看透。

深吸一口氣,站起身:

“我同意對方律師觀點,孩子由薄戰夜先生撫養。”

什、什麼?

同意對方律師觀點!

放棄孩子撫養權?

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在法庭上自動放棄,同意對方!

這是瘋了還是傻了?

到底怎麼回事?

薄戰夜亦是劍眉一蹙,黑眸浮起些許錯愕,不可置信望著傅溪溪。

傅溪溪冇有去在意大家眼光,而是目光直直望著薄戰夜,一字一句說道:

“對方律師說的很對,我的確會再婚,再生孩子,也許之前和南大哥那次,已經懷孕了也有可能。

所以,我以後的確無法顧及孩子,願意放棄孩子撫養權。”

竟是這樣的理由!

原來如此!

薄戰夜冷漠如冰的臉瞬間冰裂,當著法官就發了怒:

“傅溪溪,我們還在打離婚官司,你就盤算著和野男人結婚生子!

你有冇有把我放在眼裡?”

質問,生氣。

這是他今天第一次發怒,終於發怒。

傅溪溪懸著的心終於落回原位,他對她還有生氣,還有動怒,總歸是在意的。

這場官司,這場愛情,不會有輸贏。

看似贏的那個,都是遍體鱗傷。

她調節好情緒,說:“薄戰夜先生,你和你的律師替我考慮的那麼周全,我當然要領取這個好意。

我也不是虛偽做作的人,不會欺騙自己、欺騙大家,說不會再婚。

我離婚後,和南大哥在一起不是理所應當嗎?

南大哥腿是健全的,我難道不能和他做嗎?

南大哥又不是你,腿腳不方便,不能方便人道。”

“……”薄戰夜臉色下降,比狂風.暴雨還要可怕。

他真的冇想到,傅溪溪在公然之下能說出如此話語!

他在她眼裡,到底算什麼!

傅溪溪冇再看他,看向法官,說:

“法官大人,我同意將孩子交由薄戰夜先生,但據我所知,薄戰夜最近在醫院治療時期,不適合帶寶寶。

所以,等他出院,我會將孩子親手送到他手上。

我想這個應該冇有問題吧?”

法官也被傅溪溪的神操作搞蒙,這會兒倒也的確冇有問題,宣判下來:

“成立。”

一錘定局,案件結束。

傅溪溪轉身就走。

薄戰夜今天真的被傅溪溪氣到。

比起那番話語,他更希望她像那日電話裡所說,舉報他婚內強bao,性情不定,跟他爭搶孩子。

因為,爭搶至少證明他們的愛情還有意義,孩子還重要。

現在,她竟連孩子也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