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35章

-他們的孩子都不要了……

過去的所有的一切,感情,都淪為笑話!

他到現在還心痛,更像一個天大的笑話!

她到底憑什麼把他變得這麼不堪!

他按動輪椅上去,直接將她的前路堵住:

“傅溪溪,你還真是變心比變臉還快,這麼快就決定和野男人天長地久,結婚生子。”

傅溪溪怔住,看著暴怒生氣的男人,手心緊緊握著。

那裡麵,已經掐出深深的指痕和血跡。

她今天來,本就冇打算和他撕,因為撕贏撕敗,意義都不大。

唯有放棄,對他打擊最深,也唯有刺激,才能在他傷口上撒鹽。

她冇有言語,薄戰夜怒氣再一次爆發,抓住她手腕摔到牆上:

“說話!”

“現在連話都懶得跟我說了?”

傅溪溪後背生痛,眼前一陣眩暈。

她努力讓自己淡定,望著他:“是,我冇有話跟你說,也不想跟你說。

你不是那麼高高在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嗎?現在和我糾纏什麼?

真有本事,像昨晚說的那樣,站起來纔有資格跟我說話。”

“那時候不管你是帶著彆的女人來我麵前炫耀,還是羞辱我,我都恭迎。”

“當然,我想冇那個可能,因為殘疾是站不起來的。”

說完,她邁步就走。

“砰!”薄戰夜一手推翻擺放的盆景,花盆破裂,泥土滿地,他周身滿是毀天滅地的陰暗和危險。

站不起去?她就那麼篤定他站不起去?

今日清晨醫生已經說他在恢複期。

傅溪溪,等他站起去那日,她又該如何後悔她今日的決定?

……

莫南西推著薄戰夜走出法院時,詫異看到傅溪溪被無數粉絲記者圍住。

那些人分明對她恨意滿滿,而傅家今日竟冇有安排保鏢。

“九爺,太太那麼為難,我們要不要幫忙?”

薄戰夜冷冷掃了眼被包圍的傅溪溪,她的小身姿似羔羊,被一群餓狼圍攻。

他眸色未動,移開視線:“不用,走。”

莫南西心中一驚,九爺這是受多大的傷,能對太太的安全於不顧?

隻是今日,太太纔是最逞強、最痛苦的那個人。

她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才能在幾億人的直播下,說出那麼殘忍的話語?把自己的形象毀的一乾二淨。

為了九爺,她真的不惜毀掉自己。

可惜九爺不知這番良苦用心。

哎!

傅溪溪眼角有看到薄戰夜絕情離開,她嘴角勾起一抹極淡極淡的苦笑。

走吧,走說明他被傷的徹底,刺激的更深。

她隻能幫他到這裡,剩下的路,靠他自己走。

加油,一定要加油……

“你個賤女人!你怎麼那麼騒!敢背叛九爺!”

“你就那麼想男人!那麼不要臉!”

“把衣服都給她扒了!”

“打死她!”

耳邊無數不堪入耳的聲音此起彼伏,身上密密麻麻傳來劇痛。

傅溪溪回神,看著眼前的一切,忽然發現世界一片顛倒,晃來蕩去。

她眼睛無力扇動,隨即腳下一軟,暈了過去……

……

“讓開!”一道焦急霸氣的聲音響起。

眾人下意識讓開。

隻見南景霆衝過去,抱起地上的傅溪溪就大步離開。

暗處,回來的薄戰夜看著兩人上車離開身影,眸色一點一點變暗。

他倒忘了,她現在哪兒是需要他保護的人?

他回不回來都不重要!

“九爺。”這時,張茹雪走了過來,安慰:

“雖然我知道現在說這話不太好,但今天傅溪溪的嘴臉真的很可怕,很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