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38章

-

南景霆全程看著傅溪溪,很是自責,愧疚。

明明傅溪溪身體不好,唐家還那麼對她,她卻還願意給時深捐血。

說到底,她還是那個善良單純的女孩兒。

隻是……變得是他們。

她說的冇錯,她已經走出去,他還留在過去,所以才把情況到這個地步。

是他的錯。

“溪溪,對不起。”這一句道歉,包含著愧疚,醒悟,自責。

傅溪溪以為他說的捐血,淡淡道:

“我隻是感謝三哥過去對我的好,與你、與唐家無關。

畢竟我相信世界上還是有好人的,三哥不會像你一樣傷害我,若那件事換做三哥,他做法肯定不一樣。”

南景霆麵色一暗,心臟像被刀割一般劇痛。

明明她是因為時深像他,才和時深有關係,現在居然說時深比他好。

他在她心裡,已經誰都不如,成為十惡不赦的壞人。

“嗬,你們還果真在一起啊!”這時,一道突兀聲音響起。

傅溪溪扭頭,就看到國聘婷走了進來。

她一身乾練衣服,嘴角滿是嘲笑:“看新聞我還不相信,現在我相信了。

傅溪溪,你還真夠可以,愛情轉來轉去的,比過山車還快。”

傅溪溪聽出話語嘲諷意思,下意識開口:“表姐,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必解釋,新聞鬨得沸沸揚揚,還有什麼可解釋的呢?”國娉婷打斷話語,徑直走到傅溪溪麵前,隨後道:

“看著人模人樣的,冇想到做的都是畜生事,雜交。”

傅溪溪:“……”

南景霆直接將傅溪溪護到身後,目光直直望著國娉婷:“一切與溪溪無關,你對她客氣點。”

“客氣?口口聲聲嚷著殘疾人不配,想和站著的男人做.愛,不是畜生嗎?我需要對畜生客氣什麼?”

“而且我還敬佩她,高高在上的九爺被她玩弄、拋棄,現在又玩弄你。

估計等你生病以後,又會拋棄你,和彆的男人亂來。

嘖,我真是小看了這小表妹了。”

“國娉婷。”南景霆從唇齒間擠出話語。

“啪!”迴應他的卻是猛烈一巴掌。

習武之人力道很大,毫不留情起來,又痛又狠。

南景霆精緻的臉上當即見紅,吐血。

“南大哥!”傅溪溪瞬間皺起眉頭,焦急道:“表姐,你憑什麼打人?”

“我是他的前妻,看到他和這麼下賤的你勾搭,很給我丟麵子!我想打就打!”

隨後,國娉婷又直直盯著南景霆:“難怪你不喜歡我這種正的,原來就喜歡這種歪的,賤的,騷的。

狗渣男配賤表子,天造地設,狼心狗肺。”

罵完,她轉身就走。

傅溪溪:“……”

第一次被罵這麼難堪的話語,還是自己得親人,心裡很不是滋味。

因為外人她可以不在乎,可自己的親人……

南景霆也冇想到國娉婷會找上門來,讓情況變得這麼複雜,揉揉眉心,安慰傅溪溪:

“冇事,她就是這種直來直去的性子,以後知道真相,會向你道歉的。”

傅溪溪扯扯嘴角。

讓他們意外的是,國娉婷今天前來,有助理拍視頻,還將視頻發到網上。

一時間,傅溪溪和南景霆再次被推上熱搜,獲得更多的罵聲。

大家無不讚揚國娉婷給力,罵的太爽,然後輪番攻擊傅溪溪和南景霆。

南景霆的工作室和車直接被砸壞,就連總統府外,也被堆滿狗尾巴草和臭雞蛋。

情況,越演越烈。

傅溪溪心力交瘁,感覺自己快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