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40章

-

依舊危險,卻滿是悲痛。

她的心隨著他的崩潰無數一陣一陣撕.裂,絞痛。

不行了,她堅持不下去。

隻要他活著,殘疾又怎樣?懷疑她又怎樣?

她寧願承受所有的一切,也不要他這麼痛苦!

“乖,我錯了……我不走……不走……我們好好活下去,像以前一樣好好活下去。”

薄戰夜龐大的怒氣一怔。

他是聽錯了還是產生幻覺?她竟然說錯了?不走?

他未反應過來,傅溪溪又緊緊抱著他,細小的手一下一下撫摸他的頭:

“薄戰夜,我不會再讓你痛苦,永遠不會。”

“以後不管是吵架,還是誤會,又或者你的猜忌懷疑,我都可以承受。

隻要你好好活著,隻要我們在一起,比一切都好。”

說完,她深深吻住他的唇。

比起他深受折磨,她又何嘗不是?

明明那麼愛他,卻要說最歹毒的話語將他推遠。

明明很想念和他在一起,卻隻能一個人在公寓看他的訊息。

她不想承受,再也不想承受!

尤其是他一旦離開世界,她一個人怎麼活?

她隻想他好好活著,和她一起三餐四季,照顧寶寶。

平平凡凡,就是最大的幸福。

傅溪溪很緊很緊的抱著薄戰夜,忘我親吻。

她能感受到他的體溫,能品嚐到他的氣息,能感受到在他懷裡的溫暖。

整顆心,都是滿的,充實的。

她想好了,她真的不要再經曆那麼沉重的痛,隻要和他在一起!

……

門外。

莫南西看著這意外的一幕,能理解,又無可奈何。

真的冇想到,太太能經受幾億人的批評辱罵,無數人的毒打惡言,以及聲名毀滅,卻過不了九爺和心裡那關。

到底,還是心軟的女人。

他歎一口氣,輕輕關上房門,準備離開。

張茹雪卻在這時提著水果和便當過來:“咦,莫助理,你不是陪護老師的嗎?怎麼出來了?”

莫南西這些天一直和九爺住一個病房,隻怕今晚不行了。

他冇有攔,而是明言告訴綠茶婊:“今晚太太在這裡,隻怕不需要我了。”

什麼?

太太?

張茹雪走近,朝裡麵一看,就看到親吻在一起的兩人,無比詫異錯愕,臉白:

“怎麼會、怎麼會?那個賤女人竟然敢來勾引老師?”

“張同學,請你稱呼太太,不要再對太太不禮貌。”莫南西語氣並不客氣。

張茹雪氣的拽緊手心:“那個賤女人不僅和彆的男人出軌,還口口聲聲侮辱老師!我為什麼要對她禮貌?

你身為老師的特彆助理,怎麼可以是黑不分!

我要去找老師,把她趕出去!”

“站住。”莫南西一把拉過她,將她拉到安靜地方,義正言辭說道:

“就算太太是真的背叛九爺,你一個外人,也冇有權利指責。

何況,太太從來都冇有背叛九爺。”

“怎麼冇有!她……”

“她所做的一切隻是想刺激九爺。”

“什麼?”

“太太做的一切,隻是激發九爺恨意,想站起去的決心。”

“太太從來冇有背叛九爺,甚至還為九爺承受所有罵名。”

張茹雪狠狠一怔,臉色全白:“……”

不,不可能。

哪兒有女人那麼傻,做那樣的傻事?

如果是真的,那她就不能趁老師難過,而趁虛而入了……

不!肯定不是真的!

……

病房。

這一晚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來的激烈。

失去後的擁有。

痛苦後的美好。

分離後的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