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42章

-

傅溪溪:“……”

這老師真會安慰人。

不過讓她意外的是,一直冇聽到薄戰夜拒絕的聲音。

他這是默認,接受了?

也是,他誤以為她出軌,心裡被傷的很深,這時候有個優秀的女人,還是老師的孫女,無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可以出來了。”冇過多久,男人低沉聲音響起。

傅溪溪回神,快速整理好情緒走出去,看著高高在上的他,吐槽道:

“你還有小師妹呀?其實你又是女學生,又是小師妹的,冇我也冇什麼,”

薄戰夜看著她嘟唇埋怨的姿態,眸光深了又深。

他冇想到,還會再看到她為他吃醋。

他以為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在意他,喜歡她。

既然還有愛,她之前為何要和南景霆在一起?說那麼刺人的話傷害他?

難道彆有原因?

又或者一時被南景霆欺騙,鬼迷心竅?

不管如何,她回到他身邊,他就不會再放開她!

他將她拉到懷裡:“吃醋了?小溪,我喜歡你為我吃醋。”

“當然,我還是想告訴你真相,不管任何女人,我都看不上。

我連生命都想為你放棄,你還不相信我?”

溫柔,甜到骨子裡。

傅溪溪冇想到還能被他抱在懷裡,聽他說情話。

這樣的感覺,比分離折磨好一千倍一萬倍。

她抬手抱住他雙肩:“相信。隻是……我覺得這樣的你很不真實。”

“嗯?”薄戰夜不解挑眉。

傅溪溪望著他,一字一句說:“之前我隨便做點什麼,你都懷疑,猜忌,生氣,偏激。

現在你卻不在意,還對我這麼好。

為什麼?我能相信你是真的不生氣,解開心結了嗎?”

如果他從一開始就是這樣,她又何苦演戲?逼他站起去?

如果他們的相處模式一直是這樣,殘疾又如何?

薄戰夜麵對傅溪溪這個問題,俊美眼眸微暗。

懷疑又如何?偏激又如何?

無論他怎麼做,她都還是和南景霆在一起。

現在他隻想留她在身邊。

哪怕自欺欺人,哪怕苟延殘喘。

他薄唇掀開:“不必去提不開心的話題,我說了,隻要你乖乖留在我身邊,一切都可以從頭開始。”

“不要再背叛我,嗯?”

傅溪溪微怔。

她大概懂了,他不是解開心結,寬宏大量,是在麵對失去她,和擁有她之間,選擇了後者。

他這樣的心態,她該怎麼處理?

根本冇有背叛,何來不再背叛?

告訴他,他會徹徹底底相信她嗎?

不告訴他,他繼續帶著懷疑的心留著她,欺騙他自己?

到底要如何做?

傅溪溪覺得棘手,無能為力,她打算詢問閨蜜團。

等薄戰夜進洗手間後,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結果就聽冷沉的聲音:“跟誰打電話?”

傅溪溪嚇了一跳,回頭,看著倒回來,目光直直鎖著她的薄戰夜,解釋:

“我……我就是想跟嫣然朵兒她們聊會兒天,說下我冇事,畢竟這兩天她們挺擔心我的。”

薄戰夜目光沉了沉,丟出話語:“就在屋裡打,不準離開我的視線。”

“……”

這是要把她軟禁?

一刻不離?

太難了!

完了,她似乎把他帶入另一坑。

坐到椅子上,傅溪溪把蘭嬌也拉進閨蜜群,問:

【你們說,我要不要告訴九爺真相?讓他不再誤會?

我覺得不管腿怎樣,都不想再承受痛苦,也不希望他再誤會下去。

再這樣下去,他不瘋,我也得瘋了。】

江嫣然和江朵兒冇有回覆,大概都在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