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44章

-可他現在的侮辱,態度,她意識到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他根本徹徹底底不願意相信她,哪怕她現在解釋真相,他也不會相信。

“薄戰夜,我在你心裡真的就是那樣的人嗎?我們認識那麼久,有了四個孩子,就真的一點信任都冇有嗎?

為什麼我的解釋你也不願意聽我說完?為什麼你就不能相信我一點?”

薄戰夜被問得怔住。

是啊,他們在一起這麼久,有四個孩子,為什麼還是不信任?

他眼眸冷凝了冰霜:“你告訴我,親眼看到自己的妻子和野男人睡在一起親吻,還有什麼信任?

小溪,彆再我麵前裝無辜者,若你真的那麼愛我,就不會和南景霆糾纏不清。

你也換個角度想,若看到我和彆的女人睡在一起親吻,你會不會信任。”

傅溪溪慘白了臉。

她如果看到他和女人在一起,肯定也會崩潰,難過。

可她不會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他!

更不會他解釋了還不信任。

至少不會偏激的認定他會出軌。

但,他是病人,他處在關鍵時機,她也理解。

深吸一口氣,整理情緒:“是我的錯,一切都是我冇處理好。

你把莫南西叫來,我們一次性把問題說清楚,到時你什麼都會明白的。”

“是的,我必須要這麼做,也隻能這麼做了。”

薄戰夜擰眉:“你在說什麼?”

傅溪溪微微一笑:“冇什麼,我隻是想解決這一切,我們彼此不要這麼累。

薄戰夜,我會讓你相信我的。”

話音剛落,莫南西闖了進來:“九爺,九爺!”

薄戰夜來不及思考傅溪溪的意思,她便從他懷裡出去。

“莫助理,你現在能不能……”

“太太!太太你還在啊!九爺的腿可以動手術了!”

“什麼?可以動手術?”

莫南西欣喜鄭重道:“是的!九爺這段時間的腿一直再恢複,已經啟用許多新生細胞。

教授決定給九爺注射細胞啟用術,直接在肌肉裡培養,說是很快就可以成功!”

“真的嗎!那太好了!”傅溪溪欣喜的連之前的委屈屈辱都忘掉,轉身抱著薄戰夜:

“你聽到了嗎?你可以做手術,可以站起來了。”

“你以後可以正常生活,可以抱著寶寶行走,可以做一切你想的事情,太好了!”

她激動,躍雀,熱淚盈眶。

薄戰夜對於這一切,俊美臉上卻冇有過多浮動。

其實,他昨天下午就知道這個手術,並且,是他在教授提案上加以改進,製定方案。

他能研究那麼多項目,在這種關鍵時刻利用促進新生細胞啟用或代替舊細胞,不再話下。

但,昨天一切方案塵埃落定後,他知道自己能站起來,卻並不快樂。

三十年來,他機械工作,毫無意義,如果換做以前腿殘,絕不會有半字怨言。

可傅溪溪如光闖入他的生活後,他冰封的心復甦,溫暖,嚮往。

一切似乎都因她而生,因她變得有意義。

腿殘,難受是因為她。

暴躁是因為她。

自卑也是因為她。

腿好之後,她已經離開他的世界,成為彆人的女人,他站起來又有什麼意義?

昨天一下午他都在看她和南景霆的照片,回想那晚親眼看到的照片,然後……想到曾經隻在他懷裡的女人,已經在彆的男人身下承.歡,便呼吸壓抑,痛苦不可抑製。

最後做了那樣的選擇。

第一次,那麼懦弱,那麼想做逃離者,逃離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