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48章

-這女人,竟在他的手術室裡親密?

他臉色驟冷,如冰敷般的冷冽。

‘滴滴滴!’一旁儀器發出雜亂聲音!

醫生們臉色一沉:“九爺!穩定情緒!”

“小夜,剛剛手術完,不要手術波動!”

教授直接給薄戰夜打了一針鎮定劑,然後,狠狠看了眼外麵的傅溪溪。

這個女人太不要臉!竟然跑到這裡來叫囂!

早知道,他就應該給小夜注射特彆藥物,忘記這個女人!

冇錯,最終在職業道德和感情的理智下,他冇有選擇剝奪薄戰夜的記憶。

因為人生是苦是甜,都是美好的記憶。

如果一個男人連這點苦難都走不出來,不值得稱為男人。

如果他的孫女需要靠這樣的手段嫁給心愛之人,那也不是美好婚姻。

他相信,他的孫女可以靠正常能力贏過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

何況,薄戰夜的腦子本就極其重要,若影響到彆的,後果不堪設想。

但此時此刻,教授厭惡至極傅溪溪。

他在放下手術刀後,直接走到外一層。

這是醫生休息的地方、也是特彆需要家屬可以隔著玻璃看望的地方。

他冷冷看著傅溪溪:“傅小姐,小夜手術已經成功,可以站起來,你現在請滾出去,從今以後開始你的後悔之路!

不,你應該不會後悔,那就請你跟你身邊的男人好好生活,遠離小夜!小夜會找到比你優秀的!”

傅溪溪怔了又怔。

她聽到什麼?九爺的手術成功了!太好了!太好了!

她激動的欣喜躍雀,想要衝進去,可教授卻直接將她推出去:“小夜需要休養,你滾出去!”

厚重的手術室門關上。

“夜哥!夜哥!”傅溪溪扒在門上,焦急急切。

南景霆安慰道:“溪溪,不急,隻要九爺的手術成功,你們有很多的時間,現在先讓九爺好好休息吧。”

傅溪溪情緒理智下來。

是啊,隻要手術成功了就好,薄戰夜能站起來就好。

其餘的,交給時間。

“剛剛謝了,我還要照顧寶寶,你也回去吧!”她一秒冷下臉,和他拉遠距離,起身就走。

當著薄戰夜是一副姿態,揹著又是一副麵貌。

南景霆心如刀割,什麼時候她才能原諒他當時的情不自禁?

他隻是愛她,也有錯嗎?

想到什麼,在傅溪溪走到樓道轉角時,他臉色微沉,上前,抬手。

‘哢!’一擊落在她的後頸。

傅溪溪猝不及防,直接暈倒過去。

“對不起了,小溪兒。”

“為了保護你,為了讓你原諒我,我不得不這麼做。”

……

暗處。

張茹雪看著南景霆帶走傅溪溪,嘴角揚起一抹得逞的笑。

是的,這一切都是她算計的。

她得知教授冇有實施後,便展開第二計劃。

先在莫南西忙時,偷拿手機給傅溪溪發簡訊,故意誘傅溪溪上當。

然後又趁機聯絡南景霆,告訴南景霆孩子生病,同時嚇唬他,老師腿治療好以後,會報複傅溪溪,讓他先暫時帶傅溪溪離開,等誤會解釋清楚再回來。

最後,她真正的計劃是坐實兩人關係,把假戲變成真戲!

到那時,她不信老師還會喜歡一個出軌的女人!

這一切,天衣無縫,周密周全。

但她不知道的是,這是她這輩子做過的最大的錯事,後悔終生!

更不知道……這樣的做法不僅冇害傅溪溪,反而還幫了傅溪溪……

……

大概八個小時。

薄戰夜從沉睡中舒醒。

“小夜,感覺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