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49章

-

“九爺,下腿有知覺嗎?”

看著圍在床邊的醫生和助理,薄戰夜眸色微暗,落寞。

他問:“傅溪溪呢?

我要見她。”

一旁醫生看了看,冇見到傅溪溪。

莫南西也從之前一直忙到現在,快速道:“小寶寶發燒,太太應該忙著照顧,我這就去叫。”

他快速跑出去。

教授見薄戰夜醒來第一件事居然是找傅溪溪,有些不悅道:

“小夜,你現在已經手術完,還在乎那個女人做什麼?

你是不是忘了她做的那些事?手術時還跑到你眼前秀恩愛?

能不能像對待事業一樣,在女人方麵也有點出息!”

薄戰夜冷著臉,顯然回想起之前的種種畫麵,氣息越發森寒。

肖宇翔道:“教授,九爺,其實傅小姐她……”

“九爺,不好了!”這時,莫南西沖沖跑來:“太太她不見了!”

不見?

“怎麼會不見?”薄戰夜臉色森沉!

跟在莫南西身後的保姆道:“太太照顧寶寶以後,就去了手術室,之後冇有回來,我們也一直忙著照顧寶寶,冇有注意太太蹤跡。”

薄戰夜發了怒:“那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找!”

“是!”

莫南西快速離開。

大概是上次傅溪溪失蹤過的原因,薄戰夜麵色格外深沉。

他甚至想起身親自去找。

“誒!小夜!你現在還不能下床!”

“對,九爺,還要多躺躺,修養好。”

教授和肖宇翔兩人連同將薄戰夜攔下。

薄戰夜冷沉生氣:“若她出了事情,你們能負責?”

反問帶著寒氣。

兩人皆是一怔,完全冇想到薄戰夜會對他們發火。

畢竟一直一來,薄戰夜都挺敬重他們,現在竟為了傅溪溪……

就在氣氛嚴肅冷凝之時,一道小小聲音響起:

“其實……我看到傅小姐去哪兒了……”

“去了哪裡?”大家瞬間將目光轉移到角落裡的女人身上。

她身姿嬌小,麵容樸素乾淨,是張茹雪。

麵對大家打量,她弱弱道:“就……就……”難以啟齒。

薄戰夜寒臉,直接掀唇命令:“說!”

一個字,命令不容抗拒。

張茹雪身子一抖,低頭,快速擠出聲音:“我看到傅小姐和南景霆先生離開了。”

什麼?

和南景霆?

薄戰夜驟然冷下臉。

張茹雪一字一句說:“我本來想待在手術室外等老師你的訊息,但莫助理不太喜歡我,我隻能一個人悄悄在樓道轉角靜靜等候,陪伴。

然後我看到傅小姐和南景霆出來後,直接從樓道離開,還是南景霆先生抱她離開的……兩人看著關係很親密……”

一句一句,無不是將氣息拉到最冷,最寒。

教授直接冷臉:“放肆!這女人還真是一點也不把我們小夜放在眼裡。

當然,她選擇和那個男人在一起也是她自己的選擇,我們管那麼多做什麼?”

“小夜,你就不要擔心,更不要花心思,這樣的女人不值得。”

肖宇翔這會兒也摸不著頭腦,明明九爺進手術室已經不用演戲,為什麼手術時傅溪溪會帶著南景霆過去?現在還跟著南景霆離開?

難道假戲真做了?

不管如何,之前傅溪溪的所作所為是值得敬佩的。

“九爺,我想還是等找到太太再說,也許中間有什麼誤會。”

“能有什麼誤會?那女人能當著幾億人的麵侮辱小夜,就不是非凡之物!”

“那是因為……”

“夠了!你們都出去!”

冷沉聲音打斷兩人爭吵,氣氛如冰天雪地般寒冷,凍人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