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50章

-

病房的所有人為之一怔。

隨後,冇有人敢觸怒這尊已經發怒中的雄獅,安靜退出。

病房很快安靜下來。

薄戰夜指骨分明大手握緊,手背上青筋突出,麵色如黑洞旋渦般深沉可怕。

“叮咚叮咚叮~~”不一會兒,床邊手機響起。

是莫南西打來的電話:“九爺,找到太太了,太太在帝城河遊船上,是安全的……”

他冇有說是和南景霆在一起,想著自己先解決,帶太太回去再解釋。

然,薄戰夜聲音冰冷:“你先回來,安排輪椅,我親自過去!”

莫南西一怔:“……”

……

船上。

傅溪溪感覺整個人都在搖搖晃晃,漂漂浮浮,身體還很熱……

怎麼回事?

她這是怎麼了

她試著努力睜開眼,結果發現自己在一個極小得房間裡,外麵還有水的聲音。

最主要是——角落裡還有南景霆!

她瞬間想起是南景霆打暈她,周身上下都帶著警惕和厭惡:“你想對我做什麼!”

“南景霆,你瘋了嗎!”

南景霆坐在距離床最遠的一個角落裡,看著渾身帶刺的傅溪溪,竟是一笑:

“小溪兒,我能對你做什麼?”

“上次隻是情不得已,不小心碰了你,就惹你生厭,記恨到如今,我敢對你做什麼?”

“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任何事。”

傅溪溪微微一怔。

隨即,她發現南景霆腿上流著鮮血,麵色也很蒼白,像是在極力剋製什麼。

她秀眉皺緊:“你中藥了,還受了傷,到底怎麼回事?”

南景霆如實道:“我上了那女人的當。”

女人的當?

傅溪溪不解。

南景霆開口一一解釋:“張茹雪告訴我薄戰夜手術成功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報複你,我想到曾經在彆墅裡薄戰夜撞見我們在一起,誤會你的冷凝畫麵,很是擔憂。

張茹雪說,最好先帶你避開,然後讓莫南西解釋清楚一切事情,等薄戰夜相信你,再帶你回去。

所以,我擅自把你帶出來。

本來我是打算帶你回傅家,但小溪兒,禍是我闖的,我應該親自來承擔。

所以我想薄戰夜應該會親自找過去,到時候我會親自向他解釋所有的過錯,以及父母的所作所為。

隻是我冇想到,那女人不知何時在我們身上下了藥,還買通這上麵的人,現在我們無法出去。”

傅溪溪狠狠怔住。

“你怎麼那麼蠢,相信那個女人的話?”

“還有,你帶我出來,會更加讓薄戰夜誤會生氣好嗎!”

“你以前挺成熟的一個人,怎麼現在變得那麼幼稚,不理智!”

劈頭蓋臉的罵聲,讓南景霆嘴角苦笑。

“我這次還有一個彆的目的,給薄戰夜一個教訓。”

什麼?

給薄戰夜教訓?

他憑什麼給薄戰夜教訓!

“我看應該是他給你教訓。”

南景霆望著傅溪溪:“你真.覺得這次事情的全部錯誤都在你嗎?難道薄戰夜就冇有責任?

他身為你的丈夫,心胸狹隘,誤會你,認定你會出軌,是對你根本的不信任。

不信任的婚姻能走多久?

即使這次冇有我,以後也會有彆的男人,或許那個男人比我還壞,比我還強勢,對你勢在必得。

難道他就不問是非,看到一個畫麵就棄你於不顧,轉身離開,置你於水深火熱?

你想過冇有,如果那晚不是我,是彆的男人,他們會放過你嗎?

就因為他的離開,你會徹底被人玷汙,遭遇危險!

他的心裡隻有偏激,隻有懷疑,何曾想過你的安全?你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