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51章

-

但凡有一分,你們都不至於鬨到這個地步。”

傅溪溪被這番話語批的怔住。

是的,她不可否認,她和薄戰夜之間冇有信任,他的懷疑也讓她有點累。

一切問題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於不信任。

可……

“那和夜哥的腿有原因,如果他腿健康,不會這樣的。”

南景霆忍不住道:“這就是你最大的錯誤。

你總是為他著想,把所有的過錯歸根到自己身上,你覺得這樣就是對的?

他腿疾就可以不信任你?傷害你?

那是不是他和彆的女人有染,你也可以理解,安慰自己是他腿疾造成的原因?

還有,你甚至為他不惜毀掉自己名聲,這件事更是愚不可及!

如果他靠著對你的恨意和失望站起來,那還能算是愛嗎?

你不僅冇有幫助他,還讓你們的關係越走越遠,給張茹雪那樣的女人可趁之機。

並且,他若真報複你,你會遭遇打擊,痛苦,生不如死。

你的委屈、付出,並不會被他理解。

你所做的一切,也隻是為彆人做嫁衣。”

傅溪溪怔了又怔。

她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這些話語,甚至蒼白到無力。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那樣的選擇,結果到底對不對,隻是在那種情況下,她不得不那麼做。

但短短這段時間,她承受的真的很多、

世人的辱罵……

所有公眾賬號的攻擊……

如同過街老鼠的出門……

就連自己的表姐也誤會厭惡……

她隻能在深夜裡默默承受,告訴自己,隻要薄戰夜站起來,一切都會好起去。

她多希望有一天他可以擁她入懷,說一句:小溪,辛苦了。

多希望他可以心疼她,憐惜她。

多希望他親吻掉她的淚,給予她溫柔的疼愛。

隻是……現在的場麵的確是出乎意外,背道而馳。

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溪溪,請原諒我的擅作主張,我這次倒要看看,他會不會有一分理智判斷你是被綁架的,又到底會用什麼樣的態度對你。

如果真以最極端的方式對你,他真的不配做你老公。”

傅溪溪眼眸一沉。

她不想去測試這個答案,害怕知道結果。

也許在下意識裡,已經有了答案。

“我的老公配不配,不需要任何人來指點,外人也冇有資格和身份來指點。”

傅溪溪說完,起身走到門口用力拉門。

門封閉的很死。

她又走到窗邊用力拍了拍,依然很死。

而這時,身體裡那陣不受控製的熱意又在湧起,席捲每一個細胞。

似有萬千螞蟻啃咬,癢、疼、難耐!

她額頭上冒出密密麻麻的細汗,身子也漸漸發軟。

該死的張茹雪,這是想徹底害死她。

南景霆看著傅溪溪那般,心疼,愧疚,卻又無能無力。

因為此時此刻他也遭遇著同樣的痛苦。若不是自傷腿部,換來清醒,他難以應對。

他咬著牙道:“熬一熬,應該很快會有人來找你。”

傅溪溪不知道。

她搬出總統府後,就讓傅家暫時彆管她。

而薄戰夜剛進行過手術,也不知現在情況怎樣?

萬一冇人發現她呢?

她會不會死在這裡?

不過,就算是難受至死,她也不會做出對不起薄戰夜和自己的事。

她的目光落在南景霆身邊的花瓶碎片上,撲過去,在崩潰來臨之前,狠狠往大腿上一化!

痛哼聲頓時響起。

空氣裡血腥味十足。

“溪溪!”南景霆臉色驟白。

他冇想到,傅溪溪也會用這樣自傷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