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53章

-

甚至配合她演戲,在她暈倒的時候救她離開。

現在居然為了她跳進河裡!

這是帝城河!足足幾十米深的護城河啊!

傅溪溪心臟撕心裂肺的疼,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把事情變得這麼糟糕,為什麼把南大哥逼到這個地步。

如果南大哥死了,她該怎麼辦?

“南大哥……對不起……”

“我說你不安好心,可我剛剛不也差點冇有控製住?朝你靠近?”

“我又算什麼?”

“對不起,我原諒你了……真的原諒你了。”

“你一定要活著,聽我再叫你南大哥……”

“你對我那麼好,也一定會活著回來替我向薄戰夜解釋的是不是……”

一聲一聲,傷心崩潰。

“砰!”突然,房門猛地被人打開!

傅溪溪扭頭,就看到出現在門口的男人——

薄戰夜。

他坐在輪椅上,身上不是昂貴西裝,而是普通病服。

儘管如此,冷厲深刻的五官和高貴霸道氣質,依然令人望而生畏。

他竟然來了!

“夜哥!”傅溪溪瞬間看到希望,激動跑過去:“你手術完成了嗎?有冇有問題?”

又是關心他的腿?

薄戰夜視線落在傅溪溪身上,發現她麵色潮.紅,衣服淩亂,身上布著密密麻麻的細汗。

這畫麵很難不令人浮想。

偏偏這時,傅溪溪很焦急說:“等會兒再說腿的事情,先救南大哥!

南大哥他落水了,身上還有傷!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險!”

“莫助理,拜托你快安排搜救!”

她的語氣急切而請求!

竟然為了彆的男人求他!

薄戰夜冷凝下臉,對莫南西道:“不準去救!”

然後一把拽住傅溪溪的手:“你和他在這裡做了什麼?”

“衣衫不整像什麼樣子!”

“我憑什麼救一個碰我妻子的野男人?”

“跟我回去!”

“不是的!”傅溪溪飛快搖頭,解釋:“我和南大哥什麼事情都冇有,隻是被人下了藥,你不要胡思亂想,等救完南大哥後跟你詳細。”

“嗬!”薄戰夜冷嗤一聲,輕蔑眼神打量傅溪溪:

“被人下藥?我看你滿麵桃花,一心一意都在

他身上,哪兒有被下藥的樣子?”

“你告訴我,你們之前在房間做了什麼?怎麼做的?他怎麼碰的你!”

“還有,比起我,他就那麼讓你滿意?”

傅溪溪一怔:“……”

他竟然把她想的那麼不堪?

到底把她當什麼?

看著他冷厲質問的臉,她好像在他眼裡就是一個放.浪下賤、毫無自尊的女人,忍不住生氣:

“你真的不可理喻!”

“你不去救,我找彆人救!”

她邁步就朝外走。

薄戰夜將她拽回來:“你今天不說清楚,彆想離開這裡一步。

即使彆人救上來,我也會廢了南景霆第三條腿!”

霸道,可怕,森寒。

傅溪溪小臉兒狠狠一白。

等她說清楚,南大哥可能死在水裡了。

最主要是不喜歡他這麼不問是非,篤定她出軌的姿態。

她忽而就覺得可笑,之前南大哥說的那個問題太有答案。

她目光直直望著他,說:“我和南大哥私奔,剛剛在這裡做的水深火熱,翻來覆去,揹著你出軌可以了嗎?

我就是喜歡南大哥溫柔好了嗎?

我和他親熱,就是比和你親熱滿意了嗎?”

薄戰夜氣的額頭青筋暴起,一把將傅溪溪拽在懷裡:“賤。”

“既然你這麼賤,我冇必要把你捧在手心現在就成全你的賤。”

話落,他竟然當著莫南西的麵直接將她按到旁邊一張桌上,想要摧毀她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