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54章

-

傅溪溪身體撞的生疼,同時身體升起強烈的反應,是藥又發作了!

可……現在她覺得極其恥辱,寧死也不想和他發生關係!

她直接推開他:“你混蛋,放開我,放開!”

薄戰夜拉回她,狠狠按在桌子上,想撕碎她的衣服:“跑什麼?你不就是這樣的人?裝什麼委屈矜持!”

“還是南景霆可以碰,我就不可以碰了?”

傅溪溪屈辱至極,眼淚止不住的掉。

薄戰夜看的愈發惱火!

哭什麼!

就那麼厭惡他?

越想,他越怒火沖天。

曾經說好的海誓山盟,今生唯一,現在為什麼要背叛他?

他想要狠狠收拾她!

卻在這時:“九爺!不要傷害太太,太太流血了!”

一句話,令薄戰夜動作一頓。

低眸,方纔發現傅溪溪裙襬下、細膩的腿上流著鮮血。

有乾枯的、新鮮的,瞬著腿部流淌,格外暗紅刺眼。

他一把拉起她的長裙裙襬,然後就看到——她膝蓋以上的腿部有一條皮肉翻飛的傷口,猙獰奪目。

“怎麼回事?”

“誰傷的你!”

傅溪溪一笑,笑容那麼難堪,苦澀。

她望著他:“你在意嗎?你才發現嗎?”

“你回頭看看,地上有一灘血,我朝你跑過來時,腳印都是帶血的。”

“我流血很久很久了。”

薄戰夜回頭一看,發現如傅溪溪所說,果真如此!

他之前竟然冇有發現!

心臟猛地抽痛:“抱歉,我冇注意……”

“莫南西!馬上找船上的藥箱!”

“不必了。”傅溪溪開口拒絕,坐起身,目光很清冷很冷淡:

“你不是冇有注意,而是你根本冇有心思去注意。

你打從心底認定我是下賤、風sao出軌的女人。

所以你一看到我,就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衣服上,滿腦子邪惡。

可你隻要有一丁點理智,就會輕而易舉發現房間的窗戶是破的,地上的花瓶是碎片,我是受傷的。

你用你的偏激認定事實,行為做法傷害我。

薄戰夜,這就是你。

也不要說在意我,你隻是在意你的自尊心,佔有慾,介意我有冇有背叛你,彆的男人有冇有碰你的女人而已。”

薄戰夜嘴角一抽。

他不知該如何否認這些話語。

因為這似乎不是事實,又好像是事實。

他從傅溪溪的小臉兒上更看到從未有過的距離,微慌了神:“我先給你上藥。”

“我說了不用!”傅溪溪聲音崩潰:“你以為打個巴掌給顆糖我就能笑著對你說謝謝你?沒關係?

你知道嗎?遲來的糖不甜,遲到的關心也不需要。

我以後,不需要你的糖了。”

“什麼意思?”薄戰夜感到恐慌,瞳孔在劇烈收縮暗沉。

傅溪溪冇有理會他,艱難地撐著身子起身,想朝外走。

她隻想離開這裡,離開這個傷心地。

更不會屈辱的向他求救。

她要自己出去解決,自己想辦法救南大哥。

薄戰夜看著傅溪溪纖細弱小的背影,像有什麼從心臟裡抽出去……

他本能起身去追。

下一秒,莫南西驚呼狂歡響徹天際!

“天!九爺站起來了!”

“九爺你站起來了!”

傅溪溪一怔,下意識回頭,然後就看到——高大英俊的薄戰夜的確站了起來!

他很高!

將近一米九的身材在她身邊如同一座高山!

身姿很偉岸,很健碩,像從前一樣高高在上的站在她身邊!

他真的站了起來!

終於站了起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