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55章

-

傅溪溪激動到喜極而泣,眼淚一下染濕臉頰。

太好了。

付出那麼多……隱忍那麼多……他終於站起來了……

以後他不會再是殘疾。

可以和以前一樣長身玉立,修長挺拔。

她終於不用再看到他自卑卑微的樣子……

這一切,真的太好了……

薄戰夜亦冇想到自己能站起來,畢竟才手術完十幾個小時。

他看著屋內的傅溪溪和莫南西,終於不再是仰視,而是垂視。

這個世界,也都平視在眼前。

這種感覺太驚奇,驚喜。

他顧不得此刻不適合用力,徑直走到傅溪溪麵前,一抱抱住她:

“小溪,我站起來了,健康了……”

這句話,傅溪溪等了許久。

她一直在等,等他站起來,等他恢複健康,等他高大的身姿擁她入懷,包裹住小小的她。

可這一刻發自內心為他高興的同時,心臟卻還是撕心裂肺的痛。

“是啊,你站了起來,終於成功了。

恭喜你。

好好慶祝這份喜悅吧,我去找人救南大哥。”

說完,她抬手推開他。

薄戰夜立體容易一沉:“現在這種時刻,應該是我們一起分享這份喜悅,親熱甜蜜,你為什麼句句不離他?”

“你又當真以為我不救他?”

“在我方纔惱羞成怒碰你之前,就對莫南西使了眼色,讓他安排人去救。”

傅溪溪一怔,錯愕看向莫南西。

莫南西快速點頭:“是的太太,我已經讓手下人去救,你不用擔心。”

瞬間,傅溪溪鬆下一口氣:“謝了。”

然後依然要走。

薄戰夜生氣:“我救了他,你還想怎樣?”

“今天是個高興日子,你一定要因為他跟我鬨脾氣?”

傅溪溪腳步一頓,像聽到天大的笑話,愣是笑不出來。

她轉身,目光直直看著高高在上的薄戰夜,說:“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不是我的好日子。”

“我先是被南大哥綁架,帶到這個屋子裡,然後被張茹雪算計,中藥受傷,差點熬不過去和南大哥發生關係。

南大哥為了保護我的清白,從這十幾米高的窗戶上跳下去。

之後,好不容易你來了,我以為看到希望,得到解救,可是……我最親愛的你,最親密的老公,不問緣由,句句諷刺、字字侮辱,罵我是賤女人。

甚至還想在這裡對我用強。

你說,我這是值得慶祝的好日子嗎?

我覺得糟糕透了!真的糟糕透頂!”

說到最後,她發現自己已經哭不出來。

這種感受真的太難受,太窒息。

薄戰夜怔在原地,怎麼都冇想到會聽到這樣一番話語!

傅溪溪竟是被南景霆綁架?張茹雪算計?

怎麼可能?

到底怎麼回事?

“我馬上查清楚,若真如此,傷害你的人一個也不放過。”

傅溪溪苦笑:“你還冇意識到嗎?傷害我最深的人是你。”

“………”

“你不信我,侮辱我,輕視我,在你那裡我覺得我卑微的像嫁給你之前做過小姐,是個肮臟不堪的女人,纔會被你那麼欺辱。”

“還有,你的腿是恢複健康,可你的心早已病入膏肓。”

“你偏激,你霸道,你自私自己。”

“我能拋下自尊挽救你的腿,接受全世界罵我賤女人,卻不能接受你打從骨子裡認為我是賤女人”

我們,結束了。”

說完,她轉身徹徹底底離開,走的毫不留情,毫不回頭。

薄戰夜邁步想追,可腿部一陣痛意痙攣傳來,他險些又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