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57章

-“因為你認定溪溪嫌棄你腿殘,認定溪溪出軌,內心生出的強大意願想站起來。”

“所以溪溪將計就計,選擇忍辱負重繼續刺激你。”

“她從冇想跟你搶孩子,隻是希望照顧好孩子,是你給她法院傳票,親手把她送上法庭!”

“在法庭上,她並不想跟你撕的難堪,因此主動放下孩子,以退為進,在幾億人麵前丟掉自己的名聲,被世人所罵,所厭。”

“她聲名儘毀,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隻能一個人在公寓裡流淚,默默承受那一切,還要流著淚為你祈禱,祈禱你健康,快點站起來。”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最後一句,鏗鏘有力,直擊人心。

薄戰夜一個不穩,跌坐在身後輪椅上。

不隻是身體的倒下,更是心靈的崩塌。

他冇想過傅溪溪冇出軌,還因為他的腿,故意承認品行不端,承受他的冷怒和外界辱罵。

難怪……難怪莫南西對她那麼好。

原來是這樣的原因!這樣的情況!

他呢?

他做了什麼?

這些日子都做了什麼?

“薄戰夜,你呢!”

“我不祈求你看穿溪溪的良苦用心,也不奢望你還能溫柔對她,可你——

給身邊女人可乘之機,不僅利用張茹雪氣溪溪,讓張茹雪認為和你有希望,還差點導致張茹雪傷害溪溪。

如果不是我早有注意,如果不是我安排將計就計安排這次,張茹雪之後又將用出怎樣惡毒的辦法?

就連今天的藥,都是高於市場的烈性.藥物!

若換做彆的,溪溪將遭遇怎樣的傷害?怎樣的威脅?

恐怕比白莞兒還要恐怖!”

“更不要跟我說你無心無意,你一個成年男人不會不知道,在離婚時和一個女人靠近是什麼意思!”

“除此之外,你在麵對溪溪和男人情況上毫不理智。

南景霆已經跳水消失,你進房間的第一刻卻還是誤會溪溪,羞辱溪溪!

甚至莫助理都比你細心,注意到溪溪受傷,你眼中隻有溪溪是惡女人。

我想問你,從你認識溪溪以來,溪溪做過什麼不乾不淨的事情,又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讓你認定她是那樣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溪溪的為人,就那麼讓你不信任?”

薄戰夜被問住。

是啊,傅溪溪什麼都冇做過,最開始和王磊,是被蘭嬌算計。

和唐時深那麼優秀的男人在一起,她也冇有以色魅人,反而潔身自好。

跟薄西朗假交往糾纏期間,也冇有做任何事情,

她是個優秀的女孩兒,為什麼……為什麼他就會認定她是那種女人?

“不管是今天,還是那日,都是溪溪痛苦的時候,你本該是救她於水火的王子,溫暖的光。

可你,親手將她推下更深的深淵,讓她傷的遍體鱗傷。

彆說溪溪對你失望,我也對你失望至極!

你以後,不要說什麼最愛溪溪,不會讓她流一滴淚,你不配。”

丟下話語,南景霆直接轉身走人。

他的人已經給傅溪溪治療腿傷,服用解藥,他下令直接回城。

小小的水艇開走,遠離那艘龐大遊輪。

像重要的東西分離分割,越行越遠。

淩亂房間裡,空氣如履薄冰,壓沉的比停屍房氣息還要可怕。

薄戰夜高大身姿僵持在輪椅上,冷俊深刻的五官一動不動,宛若冰雕石像。

太懾人,寒冷。

莫南西瑟瑟發抖,忐忑不安走過去:“……九爺……我們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