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59章

-

他心臟頓痛,如利刀切割,萬箭穿心。

該怎麼辦?

那麼好的小溪,被他傷害的遍體鱗傷,該怎麼辦?

小溪,他是不是徹徹底底失去她了?

從船上回到醫院,薄戰夜又遇到不想見的人。

“九爺,九爺你終於回來了!”

“你幫幫我們,饒過我們吧!”

是唐氏夫婦。

他們風塵仆仆,神情憔悴,臉上滿是痛苦後悔,看得出來這段日子很是辛苦。

薄戰夜見到他們,冷俊麵色直接寒沉下去:“你們還有膽子來見我?”

“滾出去。”

“不是的。”唐夫人上前哭冤:

“九爺,我們冇有真正傷害傅小姐,景霆也絕對冇有碰傅小姐,我們冤枉啊!”

唐父也鄭重解釋:“是的,九爺,我們當時是想著對傅小姐下迷.藥,希望她成為我們家的兒媳,可景霆並冇有碰傅小姐,傅小姐離開S城時更是對景霆厭惡至極。

據我們所知,景霆還親自上門給傅小姐道歉,也被傅小姐拒之門外。

隻是後麵也不知怎麼,傅小姐居然對外宣稱和景霆發生關係,還因為景霆和九爺你離婚,以至於唐氏股票暴跌,景霆公司破產,現在唐氏也快撐不下去。

九爺,這是那晚房間裡的監控,你可以仔細看看。”

手機遞到眼前,隻見畫麵裡,南景霆和傅溪溪躺在床上,傅溪溪完全昏睡冇有意識,而南景霆則拿過重物一敲,直接將自己敲暈過去,再未醒來。

這視頻,將那晚的事發經過呈現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切都不是傅溪溪自願,是被下藥,毫無意識!

她從始至終都未背叛他!

原本,這個訊息該是薄戰夜最想看到的,最希望的事實。

可這一刻,卻那麼刺眼,那麼刺心!

他甚至希望這一切是假象,希望傅溪溪真的出軌,真的背叛他。

那樣,至少他的虧欠會少一點,他的罪會輕一點。

“九爺,我們承認的確做得不對,可從冇想過害傅小姐,也已經遭到懲罰和代價,你能不能幫我們主持公道?把這視頻發出去?”

“我們願意道歉,願意改正,隻求大家放過無辜的景霆和唐氏一馬。”

唐氏父母委屈又懇求。

薄戰夜一下寒了臉,從薄唇裡溢位冰冷字語:“委屈?無辜?你們冇資格說這個話語!”

“還有,比起你們的區區唐氏,我失去的是小溪和愛情!”

“莫南西,把他們帶下去拘禁!”

唐氏父母雙腿一軟:“……”

連開口的機會都冇有,就被莫南西叫人拖了下去,送去警局。

莫南西以為薄戰夜會解氣一點點,誰知又聽到冷沉危險的聲音:“去把張茹雪帶來。”

這寒氣,比對死人還可怕!

莫南西知道張茹雪必死無疑,但:“九爺,張茹雪已經被傅懿謙的人帶走了。傅懿謙還留下話語,說——

你現在冇資格替太太解決問題,懲罰任何人。”

冇資格:“……”

薄戰夜嘴角一抽,周身氣息如墜冰窟。

整個人更是落地冰天雪地般的寒冷,壓抑,結霜……

……

另一邊,傅溪溪從船上離開後,就陷入漫長昏迷。

醫生診斷原因為長時間心情壓抑加上突遇重大打擊,導致的暈厥休克,

傅懿謙坐在一旁,心疼不已。

他開始後悔今天的決定。

若不是他想提前解決張茹雪,避免隱患,若不是他聽了南景霆的話,想看看薄戰夜的答案……或許一切不會這麼糟糕。

但,若不是這個測試,他根本不知傅溪溪是遭遇薄戰夜怎樣的精神和心靈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