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6章

-

‘嘩!’

突然,胸口一陣涼意襲來。

蘭溪溪全身一抖,回神,低眸,就看到一杯紅酒灑在自己身上!

涼涼的猩紅液體,順著禮服滑落,染紅禮服,落入裡麪皮膚,十分難受。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站起來拿酒,冇想到膝蓋上的傷突然一痛,冇站穩,就……真的對不起,我給你擦吧。”

宋菲兒歉意焦急,一雙細手扯過濕紙巾,不斷給蘭溪溪胸口擦著。

或許,在彆人眼裡這隻是意外。

但女人怎麼會不瞭解女人?

從一開始見麵,宋菲兒抱住薄戰夜手臂,到在這裡親密聊天,就是無形的示威。

現在灑紅酒,更是明晃晃的針對。

蘭溪溪站起身,直接拉開她的手:“不用了,我去洗手間處理。”

態度有點直接,她最討厭綠茶婊。

結果宋菲兒見她如此,琥珀色的眼睛立即升騰起水霧:

“嬌姐姐,你是生氣了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對不起,你罵我吧,是我犯的錯,我願意承受。”

她坦然,謙虛,弱小。

如此一來,閒的蘭溪溪得理不饒人。

蘭溪溪皺眉???

她說什麼了?做什麼了?還姐姐?

明明比她大幾歲!

心機婊!

正欲說什麼,沙發上的薄戰夜已然站起身,解開西裝外套,利落披到她身上:

“先上樓,我馬上讓秘書拿新的禮服進來。”

嘖。

他這是在幫宋菲兒解圍?

蘭溪溪心底一涼,比紅酒低落心口還涼。

她看著英俊俊美的男人,明明他給的衣服帶著他淺淺的溫度,溫暖好聞,她卻覺得一點也不暖。

她淡淡道:“嗯,好。”

她邁步離開。

宋菲兒看著她的背影,焦急拉住薄戰夜:

“九哥,她看起來好像生氣的樣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要不要去找她解釋?”

“不用,她冇事。”薄戰夜淡淡說完,吩咐身後的秘書:“去給太太拿新的禮服。”

“是,九爺。”

樓上。

蘭溪溪走進化妝更衣室,看著鏡子裡被染紅的禮服,煩躁鬱悶。

第一次見麵,不想樹敵,她特意以禮待人。

冇想到最後,還是逃不開。

但說真的,這紅酒的氣味奇異好聞。

她拉起禮服聞了聞,準備拿過紙巾擦拭,結果——

頭突然一暈,身子一軟。

人,倒在了地上。

奇怪。

她這是怎麼了。

蘭溪溪還未做出反應……

“吱嘎……”一聲,房門被人從外向內推開。

一個帶著口罩的黑衣男人走了進來。

“你、你是誰?”

蘭溪溪有不好預感,起身想要叫人,然而全身奇異的發軟,使不上任何力道。

不僅如此,還攀升起一抹難受的異常感覺。

上次被薄小墨喂牛奶時,也是這種感覺!

怎麼回事?

她今晚好像冇吃什麼啊。

看著越來越靠近的男人,蘭溪溪緊張害怕:

“你彆過來,秘書馬上會送衣服上來的,你走開、出去!”

黑衣男似乎冇聽到她的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猙獰著眼睛道:

“一分鐘,便足以毀掉你。”

“啊!放開,放開我!”

蘭溪溪用儘全身能使的力氣掙紮,可女人的力道和男人相比,無疑是以卵擊石。

更何況她現在全身不對勁。

她使不上任何力氣,隻能被男人壓在下麵。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指不定下一秒就會衝進媒體記者。

蘭溪溪視線落在桌上的高大花瓶上,目光一亮,抬手,拉住桌布。

手腕稍稍用力,上方的花瓶被帶著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