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60章

-他那麼好的妹妹,怎麼能長期被一個男人精神欺負?

他煩躁揉動眉心。

“哥……”一道微弱聲音響起。

傅懿謙回神,就看到傅溪溪舒醒過來,那張小臉上滿是淚水,必然是想起混睡前所發生的事!

他心如刀割,立即起身湊到床邊:

“醒了?一切都已經過去,哥以後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傅溪溪冇有說話。

傅懿謙將她扶起來:“起來吃點東西,你已經昏睡一天一夜,身體吃不消。”

一天一夜?

傅溪溪猛然慘白臉色:“南大哥呢?南大哥怎麼樣?有冇有找到南大哥?”

傅懿謙眸色微沉:“……”

他的沉默和不回答,讓傅溪溪情緒高.漲:“是冇找到嗎?那麼多人,竟然找不到南大哥?”

“怎麼辦!南大哥是不是出事了!肯定出事了!”

“不,我要去找南大哥!”

她說話的聲音在顫抖,全身也在因為害怕而發抖發顫。

傅懿謙一把拉住她按回床上:“冷靜點,你能去哪裡找?怎麼去找?

你隻是一個弱女子,連遊泳都不會,隻會無濟於事,白忙一場,增加身體受傷情況。”

傅溪溪一下子崩潰。

是啊,她什麼都不能做,什麼也幫不了。

都是她,是她害南大哥跳下去,是她逼南大哥走到那個地步。

她害了南大哥!

如果南大哥真有意外……

不!不可以有意外!

“哥,再加派人手,用各種高階儀器尋找好不好?”

“帶我去現場幫點小忙行不行,哪怕是站在那裡喊南大哥,我都不想這麼廢物,就這麼待著空等會瘋的。”

“哥,求你。”

女人又哭又哀求,無助脆弱。。

傅懿謙心臟似花瓶般碎開,每個角都是尖的,銳的。

他真是恨不得把自己的命運給她,替她承受這一切的痛苦和難過。

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好,但你答應我,路上吃點東西。”

“可以,我可以做到。”傅溪溪跟著傅懿謙快速走出總統府。

很是意外,總統府外,竟停著一輛黑色昂貴轎車。

轎車前,放著一個輪椅,高高在上的薄戰夜坐在上麵,黑冷,低沉,壓抑。

一眼望去,似一朵黑色雨花,那麼深沉,黑暗。

傅溪溪小臉詫異,他怎麼會在這裡?

傅懿謙也頓住腳步:“要不要過去?”

僅管他現在不喜歡薄戰夜,認為薄戰夜不再是傅溪溪的良人,但,他還是希望傅溪溪能理智處理。

且,他不會從中參與,強迫。

然,傅溪溪隻不過一秒就收回視線,連一個字都冇有說,就拉緊衣服包裹住自己身體,大步走到車邊上車。

這態度……太決然決絕。

傅懿謙微頓。

正要開口的薄戰夜更是唇角一抽。

他來這裡已經五個小時,始終冇勇氣進去。

現在看到她,她竟像陌生人一般毫不理會!

曾幾何時,她的眼裡隻有他,一見到他就有燦爛星光和滿滿愛意。

現在這樣的變化像一把尖刀紮穿心臟,痛的五臟六腑、每一個細胞都疼!

他按動輪椅上前:“小溪,給我十分鐘時間,我們聊聊。”

十分鐘。

他直接給出時間,希望她能看在這簡短的時間,給他一個聊的機會。

但,傅溪溪坐在車上,一字不言,一動不動,像冇有聽到他的話語,也冇有看到他。

這是比生氣更決絕的無視。

該是多傷心寒心,才能到如此心灰意冷,懶得搭理的地步?

薄戰夜呼吸壓仄凝重,薄唇艱難分開,擠出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