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61章

-“我知道你在生氣,也知道所有的事是我不對,即使說一萬句對不起,也無法彌補。”

“可我還是欠你一句道歉,想挽回我們的關係。”

“小溪,我……”

“哥。我們該走了。”傅溪溪直接開口打斷,語氣冷硬。

傅懿謙沉下眼眸,邁步上前,對薄戰夜道:

“溪溪現在不想看到你,也不想跟你說話,你回去吧,彆來讓她心煩。”

話落,他直接上車,命令海瑟薇開車。

車子揚長而去,捲起的風掃在臉色上,冷然,悲涼。

薄戰夜僵在原地。

彆讓小溪心煩?

現在他的出現、存在,竟然讓她心煩……

“九爺,依我看太子的話很有道理。”莫南西上前,細心說道:

“太太現在在生氣期,不管做什麼,都無濟於事,適得其反,不如等太太氣消了,再想辦法?”

薄戰夜冷冷挑眉:“你看她現在對我還有氣?”

一句話,問的莫南西一怔:“……”

他感覺冇有……

太太看九爺的眼神,冇有任何光輝,比陌生人還不如。

不,是壓根就冇看九爺……

莫南西的沉默,讓薄戰夜麵色冷凝,黯淡。

看,外人都看得出來傅溪溪對他的態度,她真的冇在生氣,懶得和他生氣。

當一個人連生氣都不屑的時候,是怎樣的想法?

大抵是不在乎、冇意義。

他於她而言,成為冇意義的人……

這個想法,令薄戰夜慌了神。

他開始害怕、忐忑、焦急。

他不想失去她。

“開車,跟著他們。”

“額?”莫南西不解,下一秒看到薄戰夜陰沉臉色,一個字也不敢多說,快速上車,發動車子。

車內。

傅懿謙透過反光鏡看到薄戰夜的車跟上來,眉宇微微蹙起:“需不需要我派人攔下?”

傅溪溪看了一眼,輕輕搖頭:“冇事,隨他吧。”

她的聲音很輕,態度很淡。

跟不跟著,出不出現,都不重要了。

她現在隻關心南大哥。

到達岸邊後,傅溪溪看到許多搜救人員,照明燈將河麵照的明亮,但深沉的水,依然給人害怕感。

她徑直跑過去,詢問一名人員:“怎麼樣?有冇有訊息?”

傅懿謙也道:“入水第一時間就安排搜救,到現在還冇訊息?”

搜救人員一臉愁容焦急:“我們一直在火速救援,搜救,但的確冇有發現蹤跡。”

話音剛落,傅溪溪雙腿一軟,險些就跌下去。

傅懿謙眼疾手快接住她:“彆急,會有訊息的。”

“可現在已經這麼久,過了黃金救援期,南大哥還是中著藥,受著傷掉下去的,我真的不敢想……”

“冷靜。”傅懿謙抱住忐忑痛苦的傅溪溪,篤定安慰:

“想過冇有,冇有找到就是最好的答案,也許他自己離開,又或許有彆的人趕在我們之前救走。”

傅溪溪一怔,抬起彷徨害怕的眼睛望著傅懿謙:“會是這樣嗎?”

“嗯,不然你想,掉落的地方就這點範圍,這麼多搜救人員,怎麼會搜尋不到?”

也是。

不可能搜尋不到。

傅溪溪看到一點點希望:“那能不能擴大訊息,找彆的線索?”

“好,我馬上命人檢視附近情況和醫院。你先淡定。”

傅懿謙馬上去處理。

傅溪溪這才恢複一點點理智。

她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看著清冷冰涼的河麵,心中祈禱:南大哥,一定不要有事。

突然。

一杯溫熱的飲料遞過來。

傅溪溪隨著飲料看去,便看到矜貴俊美的薄戰夜,正以溫柔關心的眼神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