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62章

-她小臉兒微變,直接移開視線,不做理會。

薄戰夜道:“路過奶茶店給你買的熱牛奶,喝點,緩緩心情。”

“南景霆的事情你不用太擔心,你大哥說的冇錯,應該是被人救走。”

傅溪溪聽到這個,終於有些生氣開口:“你是最冇資格過問這件事的人。

你不是認為我和南大哥都是道德敗壞的人嗎?跟道德敗壞的人說話,太損你九爺大人的麵子。

另外,這次中藥的時候,因為那個藥太烈,我主動靠近南大哥,差點和南大哥發生關係,如果不是南大哥意誌堅強跳下去,也許也真的發生。

我就是那樣的人,就是配不上高高在上的你,請你離我遠點。”

薄戰夜眸色微沉,即喜悅她終於和她說話,又痛心她咄咄逼人的態度。

他道:“即使你因為藥真和他發生關係,我也不會介意。

曾經蘭嬌和王磊的視頻,我以為是你,可有對你嫌棄過?

我不是把身體看的那麼死板的人,你應該知道。”

嗬!

傅溪溪像聽到天大的笑話:“你的意思是你心胸寬廣,理解體諒?

那那個看到一張照片、看到表麵就誤會我,羞辱我的人是誰?

是鬼麼?”

薄戰夜嘴角微抽:“那是我以為你精神出軌,太在意你,害怕失去你。”

傅溪溪一怔。

薄戰夜又道:“小溪,你知道嗎,我不是嫌棄腿殘,看不起腿殘,我隻是害怕腿殘無法.像以前一樣愛你,你離我而去。

我覺得自己是個廢人,無法站起來抱你,在你遇到危險的時候,都無法站在你身後接你一把。

我看著南景霆健康出現在你身邊,甚至覺得他比我更有資格照顧你。

在我心裡,我自卑,難受,自動認為矮他一等。

所以我介意,生氣,你們的一點風吹草動就控製不住情緒。

我的確錯的離譜,傷你傷的太深。

小溪,如果可以,我也希望那份愛輕一點,軟一點。

可是我做不到。

我真的無法釋懷你和一個深愛你的男人接觸。

也真的在愛你這一點上,病入膏肓。

小溪,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該怎麼跟你道歉?怎麼處理好這層情緒?”

他的道歉,更像是崩潰,無助。

一個高高在上的成年男人能因感情到這種地步,實屬難得。

可有些悲痛,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決。

甚至,傅溪溪已經心灰意冷到不想去解決。

她很平靜理智開口:“這一切不是你的錯,一切也都不再重要了。

因為如你所說,這份愛太沉重,我們彼此都承受不起。

你痛苦,我也痛苦,何必再互相折磨?

放手吧,放手就不會再痛苦。

就這樣,對我們都好。”

她起身離開。

冇留下一絲悲喜,也冇帶走一分難過。

一切是那麼淡然,冷靜。

她現在真的不會再對他有情緒,生氣撒潑,質問流淚。

薄戰夜心臟一陣一陣抽搐。

他僵坐在輪椅上,一動不動,直到手被河風吹的冰涼、手中的牛奶毫無溫度,也依舊那麼坐著。

他感覺不到冷,因為心已涼徹入骨。

……

薄戰夜的腿還要做康複訓練,才能恢複往常。

可自這晚後,他就坐在床上,或坐在輪椅上,冇有絲毫站起去的意思,也冇有心情做康複。

因為傅溪溪,他想站起去。

冇有傅溪溪,他整顆心臟、整個靈魂都被掏空,一切毫無意義。

莫南西看的頭疼心疼:“九爺,你的腿必須要起來鍛鍊行走,再這樣下去會影響手術效果、影響恢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