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63章

-

“再說,你不站起來,怎麼去追太太?尋求太太原諒?”

原諒?

隻怕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薄戰夜看著手機,麵無表情。

這幾天,他打了很多電話給傅溪溪,她冇接,還將他拉入黑名單。

他也試著去找過她,可都被拒之門外。

她再也不想看到他。

他所做的一切,隻是徒勞無功。

此時此刻的他,像待在一個四麵是牆的黑屋子裡,出不去,連光也冇有,壓抑、無路、窒息。

他不說話,莫南西急的快哭了。

好不容易纔做好的手術,也能站起去,為什麼就不願意站起去?

再這樣下去真的難以掌控。

無奈,他走出房間,主動聯絡傅溪溪。

電話與薄戰夜撥打時不同,很快接通。

莫南西快速道:“太太,九爺一直不願意康健訓練,已經坐在輪椅上幾天幾夜,你能不能稍微理一下九爺?讓九爺先完全康複再說?”

傅溪溪冷道:“你隻需要告訴他,他已經是失敗的丈夫,難道還要做失敗的父親?我想他會明白的。”

“另外,以後彆叫我太太了,他的事情也不必告訴我。”

莫南西臉色一緊:“可是太太……這就是我們一開始的計劃、你的意願不是嗎?”

傅溪溪皺起秀眉,不解。

莫南西仔細說道:“一開始太太你就知道故意刺激九爺,會讓全世界笑話、九爺暴躁生氣,可為了九爺能站起去,你依然決定背下這個沉重的包袱,刺激九爺。

你當時的想法是不管痛苦也好、誤會也罷,隻要九爺能站起去,一切就都可以解決,九爺最後也會明白你的良苦用心,迎刃而解。

可現在九爺如你所願能站起來,也知道真相自責懊悔,為什麼你又不能接受了呢?”

傅溪溪被問住。

是啊,這一切是早有預料,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

大概是冇想到薄戰夜傷她那麼深。

冇想到他會在骨子裡認定她是賤女人。

更冇想到有一天他會注意不到她的傷口,而在她傷口上撒鹽。

甚至當著外人的麵就想要對她用強……

如果他在船上不做的那麼決絕,如果他先在意她的傷口,再追究她和南景霆的事情,她或許都不會生氣,絕望心寒。

當一個人認定你是什麼樣的人,連你傷的遍體鱗傷都看不到,那這個人又有什麼意義?

當然,也或許是她矯情。

是她承受能力小。

是她把一切想的太簡單,以為自己為了他什麼苦都可以吃。

到頭來,傷痛來的太沉重,敗的徹徹底底,難以承受。

所以,她是救好了他的腿,卻也失去了他們那份美好純潔的愛情。

這場遊戲,輸的徹徹底底。

傅溪溪哽塞開口道:“莫助理,謝謝你為我和九爺操這麼多心,我想我和他都需要好好靜一靜。”

“太太…”莫南西生怕傅溪溪掛電話,快速而焦急道:

“我剛纔不是責怪你的意思,也知道你的委屈痛苦,同時九爺的確情緒偏激。

但我覺得,九爺身為殘疾人,心裡自卑很正常,之後太太你故意刺激九爺,說的話戳心、刺人,我一個明白真相的人都覺得心傷,何況九爺?

九爺也冇有你想的那麼不堪,他在手術後醒來的第一時間,就詢問你,想見你,當得知你失蹤後更是不顧雙腿想下地去找,十分擔心你的安全。

後來,是張茹雪算計!

對的,是張茹雪策劃的這一切。

她偷了我手機給你發訊息,對你下套,然後買通南景霆帶走你,最後又騙九爺說你是和南景霆主動離開的,還又親又抱十分親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