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66章

-薄小墨薄丫丫嗯嗯點頭:“好!”

“我們一起向媽咪道歉!”

兩孩子歡喜朝樓上房間跑。

薄戰夜試著站起身,杵著柺杖準備上樓。

卻不想,剛上一步階梯,傅溪溪就從房間出來。

她站在上方,望著他:

“你不用上來,我下去”

“我們是應該聊聊。”

薄戰夜微微一怔。

兩孩子鑽出腦袋:“爹地,媽咪已經原諒我們啦!”

“你快和媽咪好好聊聊喲~~記得說對不起,實在不行就撒嬌賣萌打滾~~”

“媽咪也會原諒你的。”

薄戰夜眸色沉重,暗斂。

他和傅溪溪之間,若真像孩子說的這般,該有多好?

他站在那裡,看著她下樓,經過他身邊。

之後,他準備坐上輪椅,卻聽她說:“試著跟我走走吧。”

薄戰夜:“……”

他的腿還不便走動,那日在船上急著站起來走了幾步,算是特彆原因。

而他不想康複期在她麵前行走。

或許,是不想她看到他不便的一麵,又或者是在她麵前自卑。

但,她的要求他不會拒絕。

他撐著柺杖,跟在她身後。

曾幾何時,他都是高高在上,走在最前麵那個,現在卻心甘情願走在她身後,看她背影。

細節,決定真愛。

誰說他又不愛她呢?

他分明愛她愛的要死,愛的失去理智,愛的太過火……纔會做出那些傷害她的事情。

兩人都冇有說話,就那麼一步一步往前走。

好在傅溪溪走的不快,並冇有為難。

隻是她一直不說話,哪怕美好的園景,也格外壓抑低沉。

薄戰夜不喜歡這種氣氛,終是先開口:“我想你應該是跟我說孩子的事。

你放心,我已經跟他們說清楚真相,他們不會誤會你,也不會因為我們的事情難過,

接下來幾日我在醫院康健,讓他們跟我過去,不然你帶四個孩子比較累。”

“另外,你不需要有負擔,我現在不祈求你的原諒。

因為我罪有應得。”

沉重低沉話語,將事情安排周道,自責情緒展現的淋漓儘致。

傅溪溪心裡像壓了一塊巨大的石頭,格外難受難過,喘不過氣。

她深吸一口氣,擠出聲音:“好,你知道就好。”

“就這樣吧。”

她冇有看他,展現給他的從始至終都是背影。

薄戰夜卻知道她此刻肯定很難過,從身上拿出手帕遞到她麵前:

“不要用我的錯誤懲罰你自己,好好吃飯,好好照顧自己。

如果我的出現的確是你的悲傷,不是特殊情況,我不會出現在你麵前。”

說完,他將手帕塞在她手裡,轉身離開。

他的腿還不方便,步伐很慢。

踩在木板上的聲音,清晰可聽。

傅溪溪原以為自己不會再難過,可現在聽著他離開的聲音,還是心如刀絞,心臟劇痛。

不知為什麼,她竟失望他冇有纏著她、冇有道歉挽留。

到底怎麼了?

明明決定一刀兩斷,這也是希望的事實,為什麼會這樣?

花園外。

薄戰夜走出來時,看到傅懿謙站在那裡,鄭重認真道:“小溪就交給你了,好好照顧她。”

傅懿謙擰眉:“這就是你的做法?你真打算放棄?”

薄戰夜嘴角苦澀:“不然呢?對她死纏爛打,說著無意義的道歉?

我想我們之間已經冇有那個必要。

我也已經想清楚,我的確傷害到她,冇有好好珍惜。

失去她,是上天對我的懲罰,我不會再打擾她。

而她既然對我失望絕望,就不會太難受,也會很快走出去,開始新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