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68章

-這場宴會,不僅昭告著他的康複,也慶祝著研究與醫學結合的成功。

讓我們實時播報。”

隨著鏡頭,男人一身西裝革履,高高在上出現,僅是走路,都帶著與身俱來的尊貴霸氣,完全行走的荷爾蒙。

全場幾乎一片沸騰,嘈雜的議論聲清晰可見:

“天啊,真的站起來了!”

“九爺好帥!帥翻天了!”

“傅溪溪那個賤女人,不懂得珍惜,現在肯定後悔死了!”

“估計在背後偷偷抹眼淚,無臉見人呢。”

“活該,哭死她!這麼好的九爺她配不上!”

議論聲透過電視機傳導出來,越來越吵。

傅溪溪這才發現,周圍也有很多人在議論吐槽。

那恨意與厭惡,若是發現她在這裡,肯定會再次輪番攻擊。

江嫣然拉了拉她:“溪溪,我們先去彆的地方吧。”

然,步伐還未邁出,一道有力的聲音響起:

“傅溪溪表妹,你竟然也在這裡逛街。”

傅溪溪?

這三個字吸引所有人注意,大家轉眸尋找,很快就鎖定傅溪溪:

“你個賤人,居然在這裡逛街?”

“你也看到新聞了吧,九爺站起來了!”

“後悔不?可惜不?自責不?”

“氣死你!”

傅溪溪手心捏了捏。

可能是因為習慣,也可能是這份感情足夠受傷,她已經不在意外界的聲音。

目光看向走來的國聘婷,嘴角輕輕掀開:“巧。”

國聘婷卻不是來和她寒暄的。

她邁步走到傅溪溪麵前,身材高挑,身姿筆挺,氣場強勢正義,微大的聲音飄蕩著空氣裡:

“我覺得這場宴會更是一種打臉。

打臉表妹你,之前被你嫌棄拋棄的九爺,現在又站起來,卓越優秀的站在那裡。

這打臉打的太明顯,表妹你可不能傻蠢,看不懂九爺的意思。”

“我想,我們大家都看的懂意思是吧?”

“就是!”

“九爺出席這麼盛大的宴會,昭告天下,肯定就是想打臉傅溪溪,氣死她。”

“九爺也已經拋棄傅溪溪了!纔會這麼打臉!”

“九爺現在肯定恨死傅溪溪!活該!”

傅溪溪被一句一句的謾罵鄙視包圍。

她意識到國娉婷是故意針對她,想讓她難堪。

可是麵對這麼多人,她要怎麼解釋?怎麼開口?

算了,反正這段關係已經結束,解釋也無意義。

她邁步轉身離開。

“虛了?”

“不要臉的女人,當初傷害九爺那麼深,現在九爺開慶祝宴,身邊全是優秀漂亮的女人,你看著傷心難過,冇臉見人,開始躲了?”

“你多看看呀,九爺多麼英俊,多麼優秀,勢必會將你踩在腳下!”

激烈議論聲此起彼伏。

大家都在厭惡傅溪溪的賤,嘲笑她成為失敗者。

更為薄戰夜能站起來而感到由衷的開心。

這場宴會,不僅是薄戰夜的驕傲,更是所有人的驕傲。

然而,就在大家像看落水狗一樣嘲笑傅溪溪時,寬大螢幕裡突然出現低沉霸氣聲音:

“各位,今日我來參加這個宴會,不是慶祝我腿康複,而是向我的太太道歉。”

什麼?

向傅溪溪道歉?

道什麼歉?

大家不解,傅溪溪亦是下意識停住腳步,轉身看向螢幕。

隻見薄戰夜身姿修長站在發表台前,矜貴沉穩,一字一句道:

“我的太太,並不是大家和我所認為的拋夫棄子,她更冇有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

自腿殘以來,我脾氣暴躁、性格偏激,隻要她和男性接觸,便對她冷暴力,行為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