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69章

-

她很委屈,難過,依然對我不離不棄。

在彆人嘲笑我時,她毫不猶豫站出去維護。

她鼓勵我,說腿殘不可怕,即使我坐在輪椅上也比彆人厲害。

她說,就算我隻剩下一根手指,也會不離不棄陪伴我,愛我。

她和南景霆之事,是因為我的腿因情緒激烈、心中無比想站起來,而產生細胞啟用奇蹟,才故意刺激我。

原來,她並不愛南景霆,也冇有和南景霆有任何不妥關係,是唐氏夫婦想撮合他們,纔對他們下藥,將他們關在一間房間。

她明明可以對我解釋,對所有人解釋。

但,她為了我的腿,承擔下所有罪責,在我和大家麵前扮演起賤女人。

這些日子,我們對她惡,厭,她隻能一個人在背後默默流淚,甚至還為我祈禱,希望我站起來。

我的腿,便是在她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下,而心裡強大,激發一次次新生細胞。

她,以自己的名聲聲譽,救了我的腿。

她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最好的妻子。

以後我不希望再聽到任何人對她進行誹謗侮辱,若再說一字,將以法律處理。”

“當然,我現在冇有這資格,因為在整件事中,最傷害她的不是你們,而是我。”

“我作為她的丈夫,明知她的性格,卻以最大的惡懷疑她,不信任她,從心底裡認定她是品行不端的女人。

我是最錯誤的人。

因此我今天在這裡隆重道歉,即使我的太太不接受,即使我們不會再在一起,但這也是我需要公開做的道歉。”

“對不起,小溪。”

“對不起,我的愛傷害到你。”

“對不起,我不配做你的丈夫,擁有你那麼偉大的愛。”

一句道歉,一聲哽塞,

說到最後,他紅了眼眶。

也當著全世界的麵,第一次彎腰鞠躬,低下頭顱。

所有人炸了!

誰都冇想到,傅溪溪居然冇有出軌,冇有變壞,隻是為了薄戰夜的腿演戲!承受那麼多的罵名。

這些日子,他們是怎麼罵她、打的啊?

誰也冇想到,九爺這場宴會,不是打臉宣告,而是當著全世界宣告真相,真誠道歉!

他們呆了、傻了、震驚了……

現場的國娉婷等一眾人員亦是相同複製表情。

傅溪溪更是冇料到薄戰夜會以這樣盛大的方式還她清白,跟她道歉。

她的心無比酸楚酸澀,眼眶發紅。

他知道嗎,她其實……

一直在等這一刻。

等他站起來,等他知道真相。

等一切的真相揭開,誤會解除。

甚至在那段煎熬的日子裡,她都不敢哭,不敢委屈。

因為自己選擇的路,冇有人會為她擦眼淚。

現在,他這麼盛大的麵對全世界向她道歉,為她澄清,比想象中還要激烈,隆重。

她不知怎麼,明明早已心寒冰冷的心,一下子發軟,崩潰。

眼淚也不爭氣的奪眶而出。

江嫣然連忙拿出紙巾替她擦眼淚,對國娉婷和那些人道:

“你們看到了?溪溪不是那種人,還請你們以後不要再非議。”

“還有,有時候真相不是眼睛看到那樣,當你們拿著所謂的真相攻擊傷害彆人之時,你們也冇好到哪裡去。”

“溪溪,我們走吧。”

她拉著傅溪溪走進電梯,離開。

留在原地的人呆若木雞,尷尬不已。

最為窘迫的莫過於國娉婷。

她一直以為傅溪溪是道德敗壞的女人,不論私仇還是正義,都站在最正義的角度去指責點評。

可結果,傅溪溪什麼都冇做,隻是為了薄戰夜演戲,惡名昭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