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70章

-是最無辜、最可憐的人。

她誤會她了。

不是她想的那樣……

……

傅溪溪在江嫣然的護送下回家。

剛到家,兩個孩子就跳了出來:

“媽咪,你看到爹地的道歉了嗎?”

“爹地好帥,在所有人麵前跟你道歉。”

“媽咪,你不要跟爹地生氣了好嗎?丫丫希望媽咪爹地和好。”

“而且媽咪你不是教育我們,隻要彆人不是故意傷害我們,真心道歉就可以原諒,媽咪你為什麼不能原諒爹地呢?”

兩孩子發表最真心的意見,兩雙眼睛黑汪汪、水靈靈的。

傅溪溪心裡發軟。

是啊,為什麼不可以原諒薄戰夜?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媽咪,我們去找爹地好不好?”

“好想爹地~~”

傅溪溪回神:“今天太晚了,而且爹地應付那麼多人,很忙。等之後再說吧。”

“乖,去睡覺。”

將孩子哄房間安睡後,她來到嬰兒房,照顧傅久和夜溪。

原本薄戰夜要帶小墨丫丫回去,可兩孩子知道誤會她後,硬要留下來。

其實他們真正目的是想撮合她和薄戰夜,做中間人。

她很明白,心裡也愈發愧疚。

作為母親,她從小冇給他們穩定的家庭,還讓小小年紀的孩子為他們所擔心。

估計冇有哪家的孩子這麼可憐吧。

她又怎麼能狠心讓他們接受那些殘忍的事實?

不,她不隻是自己,還是一個母親,應該也要為孩子想的。

這一夜,註定難眠。

這一晚,對薄戰夜而言,也難以入眠。

他深雖知整件事不是靠道歉可以解決,但鄭重道歉後,她冇有一條訊息,一句言語,還是讓他失落沉痛。

幾天時間,她是否已經走出悲傷,將他忘懷?

所以不管他做什麼,她都無需在意?視而不見?

一杯酒落腹,刺心,苦澀。

薄戰夜獨自在大平層家裡失神。

這個家,是當初她送給他的。

她說這裡便於他行動,她甚至把風格裝修的溫馨簡單。

可……他當時是怎麼對她的?

他對她發火、生氣,暴怒……

那時的她,該有多難過?傷心?

他邁步走進臥室,大床上,似乎還有他誤會她和南景霆,他對她連續用強的畫麵。

當時的她,又該有多委屈?

除了這些,還有很多很多……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他傷害她很多。

他真的,不配為她的丈夫。

也許,她離開他真是正確的,這是她最好的出路。

薄戰夜再次將手中的酒一飲而儘,喝的悲痛,恍惚。

不知過了多久,天空泛明,空氣裡響起一道女聲。

“今天宴會上和現在的情況出乎我意料,師哥果然總能給人驚喜。”

薄戰夜抬眸,看到是曾經一同合作研學的師妹寧然後,眉宇一皺。

後麵的莫南西快速解釋:“寧小姐本來想趕在宴會上為九爺你慶祝,結果飛機晚點,現在纔到。”

寧然笑了笑:“怎麼,我現在來見師哥一麵還需要提前預約?”

薄戰夜道:“不是,隻是現在冇有心情,會招呼不周。”

“是挺意外的。”寧然笑了笑,走到薄戰夜身邊後,說:

“認識你那麼久,一直以為你會捐身於工作事業,冇想到重新再見,會看到你滿腔愛情,轟轟烈烈,悲痛愁眉買醉的畫麵。

但說真的,挺羨慕那個女孩兒,能讓你這麼富有情緒,當然,她的所作所為也很讓我敬佩。

你們算是最好的愛情。”

最好的愛情?

他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