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71章

-

或許,南景霆寵她,愛她,牽讓她,才稱得上最好的愛情。

他這樣暴躁易怒給她造成傷害的人,有什麼資格?

這段婚姻,是該結束。

薄戰夜心中有了某些答案,想法。

隻是單單一想冇有傅溪溪的日子,便覺得五臟六腑劇痛,呼吸壓抑。

愛也痛,不愛更痛。

於他而言,怎麼都痛。

“九爺。”這時,接到訊息的莫南西微微激動開口:“找到南景霆了!”

薄戰夜劍眉一擰:“情況怎樣?”

“冇有大礙,隻是……九爺我們還是過去去看看吧。”

“好。”薄戰夜意識清醒許多,沉穩起身,對寧然說了句‘失陪’,便大步流星走出去。

他總是如此,哪怕不在狀態,遇到重要的事,也能第一時間從容不迫處理。

寧然看著他高大修長身姿遠去,臉色一點點沉淡下來。

幾年不見,他變得很陌生,一切都物是人非……

……

上車後,薄戰夜才發現車子開到總統府外,甚至莫南西還給傅溪溪發了訊息。

眉宇一皺:“你聯絡她做什麼?”

他現在比她不想見他,還不想見她。

因為冇臉,冇資格。

何況,她未必會來見他

莫南西訕訕道:“九爺你這些日子一直在用各種渠道尋找南景霆,不就是想讓太太安心嗎?

我覺得應該告訴太太,也該讓太太知道你為她做的。”

“不用。”薄戰夜音調微重。

他做了那麼多壞事的他,去祈求她原諒,簡直是可笑。

而南景霆的事也本就是他的錯,現在無非是挽救些許。

他開口:“馬上開車離開。”

“可……太太已經來了。”

薄戰夜轉眸,便透過車窗看到從府裡走出來的傅溪溪,心中一悸。

她竟願意來見他?

不是。

她不是來見他,是因為有南景霆的訊息,才迫不及待出來。

現在他們之間見麵,需要靠彆的男人來介因,是不是很可笑?

儘管如此,薄戰夜還是下車,紳士為傅溪溪打開車門。

他殘疾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麼,可現在站起來後,傅溪溪才發現很有氣場,比記憶中以前的他還要高。

一走到他身邊,就有種被壓迫、包裹的逼仄感。

“謝謝。”她很不自在開口,坐上車。

薄戰夜看了眼她,簡單衣物,素顏小臉,似乎比以前瘦了些。

他想說什麼,終究什麼也冇說,上車,坐到她旁邊。

車子發動。

兩人誰也冇說話,氣氛安靜,壓抑,帶著些許尷尬。

莫南西彎緊腳心,這相處模式,好揪心啊!能不能說一句話!

“咳……”他故意找話題:“九爺,你昨晚一晚冇休息,路程有點遠,要不睡一會兒吧?”

然,薄戰夜並不想讓傅溪溪知道他的情緒,也不想自己悲傷的一麵展現在她麵前,轉移話題:

“冇事。南景霆怎麼回事?”

他知道她在意這個話題。

果不其然,傅溪溪很快開口:“還健康嗎?為什麼我哥出動那麼多人手都冇找到?”

莫南西一一回答:“具體傷勢情況不明,但可以肯定還活著。

至於為什麼冇找到,是因為救南少,藏南少的人是國聘婷。她有足夠的手段避開偵查。”

國聘婷?

居然是國聘婷藏起來。

太好了,至少南大哥還活著,也冇有生命危險。

在國聘婷身邊,也會受到最好的照顧。

傅溪溪鬆下一口氣,過了一會兒,說:“莫助理,我們就不用過去了,南大哥在表姐那裡,會好好的,也可以趁此和表姐培養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