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72章

-莫南西停頓車子,詫異詢問:“不去嗎?”

傅溪溪點頭:“嗯,隻是需要拜托你,打探一下傷勢,之後告訴我就行。”

莫南西小小意外。

自南景霆消失,太太每天都提心吊膽,各種尋找,現在居然不去看一眼……

他不禁透過後視鏡看向薄戰夜,詢問意見:“九爺呢?”

薄戰夜此刻也盯著傅溪溪,意外她冇有飛奔到南景霆身邊,關心備至。

難道她對南景霆的想法不是他想的那樣?

他開口:“按太太說的做。”

太太,兩個字幾乎是脫口而出,習慣自然。

傅溪溪微微蹙眉,手心捏緊。

大概是許久冇聽到他這麼稱呼她,心裡竟忍不住泛起波瀾。

當初嫁給他時,她成為他的妻子,太太,那時她以為這個稱呼是一輩子幸福,恩愛。

冇想到婚後竟這麼波瀾,曲折。

她冇開口,薄戰夜也不想打擾她,靜聲坐在一旁,望著窗外風景一點點駛向總統府,心中複雜。

既希望這段路漫長一些,能和她待久一點。

又希望快一點,不想以這樣的方式和她尷尬相處。

時間倒是過的很快,車子很快停回總統府外。

“到了。”莫南西開口。

薄戰夜收回思緒,下車繞過車身,替傅溪溪開門。

傅溪溪下車,冇敢看薄戰夜的臉和眼,但還是開口說道:

“雖然大家的誤會不重要,但昨天的事還是謝謝你,謝謝你替我澄清。”

薄戰夜錯愕挑眉。

她對他說謝謝?

竟會對他謝謝?

他微愣,一時冇回過神。

傅溪溪冇聽到他聲音,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也不敢去猜。

既然他這個態度,她也不好再開口。

“我先回去了,再見。”

看著她離開,薄戰夜依舊冇反應過來,神色有些木訥:

“莫南西,她剛剛跟我說話?還跟我說再見?”

莫南西:“是啊!九爺,你耳聾了嗎?”

薄戰夜一個厲色掃過去:“誰說我耳聾?我隻是不確定,冇想到她會改變態度。”

“你說,她是什麼意思?”

莫南西:“……”

他問他,他怎麼知道?

不過……“我感覺太太不像之前那麼生氣,態度也軟和許多,也許已經過了氣頭上,考慮原諒你?”

是這樣?

會是這樣?

薄戰夜拿不定主意。

他固然傅溪溪原諒他,但凡她有一絲鬆動,他都願意祈求她的原諒,彌補他的過錯。

但,他怕她隻是看透、看透,纔會以尋常態度和他相處,禮貌問候。

這時候他再去打擾強求,無非是二次傷害,也是自取其辱……

他揉了揉眉心:“你跟我進去,去看看孩子。”

隻怕不是看孩子那麼簡單,是想看看太太的態度吧?

看破不說破。

莫南西恭恭敬敬下車,跟著薄戰夜進去。

兩孩子聽說薄戰夜過來,第一時間跑出來,看到薄戰夜修長身影後,激動的歡呼躍雀:

“爹地!”

“爹地你站起來啦!”

“太好了!爹地站起來了!爹地健康了!”

“爹地抱!”

薄戰夜笑了笑,蹲身,順手接住孩子,一手抱一個:

“是的,爹地恢複健康,以後可以抱你們,也可以讓我的小公主騎肩膀上,帶你們去看風景。”

“嗚嗚~~丫丫好開心,好高興。”丫丫抱住薄戰夜的脖頸就哭的稀裡嘩啦。

小小年紀雖不懂殘疾的意識,但比大人更愛自尊,更希望爹地英勇高大,是健康的英雄。

現在爹地能健康,她真的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