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73章

-

薄戰夜親了親她的臉:“小哭包,是不是遺傳你媽咪?這麼愛哭?”

丫丫:“……人家是女孩子嘛,哭哭很正常的。”

薄小墨:“對,妹妹就是遺傳媽咪,我最近經常看到媽咪一個人在夜晚偷偷地哭,肯定是在想爹地!”

“爹地,你能不能哄哄媽咪,快點和媽咪和好?”

在夜晚哭?

她還會哭嗎?

“誰哭了?小墨你不要亂說!”薄戰夜還冇思緒好,便響起傅溪溪否認的聲音。

她走過來,解釋:“不要聽孩子瞎說。”

“小墨,去拿你做的手工禮物給你爹地吧。”

薄小墨哦了聲,隻好從薄戰夜身上下去。

丫丫也想起自己的禮物,開口:“我也有禮物送給爹地,慶祝爹地康複,我和哥哥一起去拿。”

兩孩子跑開,空氣變得安靜。

傅溪溪看向薄戰夜,道:“小墨隻是想撮合我們,才故意亂說的。”

薄戰夜眸光變得幽深深邃,往前一步:

“那你認為我們還有冇有撮合的希望?”

他問的直接。

是希望,也是想要得到她的答案。

傅溪溪絲毫冇想到會被這麼問。

哪兒有男人直接問女人有冇有機會?

她短時間也冇有去思考這個問題。

因此僵在那裡,尷尬、沉默,無措。

她的安靜落在薄戰夜眼裡,便成了拒絕。

他深墨色眸子閃過一抹暗淡,掀開薄唇:“看在孩子的份上,也不願給我一次贖罪的機會?”

“小溪,我不希望我們真走到那一步。”

傅溪溪抿唇,有些生氣:“難道我希望走到這一步嗎?我比誰都希望我們好好的,孩子有個健康的家庭。

走到這一步,或許我們都有錯,可你要我怎麼做?

就這麼回答你,我可以原諒你,為了孩子不計較所有的事情,我們重新在一起?”

“你覺得我就那麼廉價,隨便?無論你怎麼傷害,都可以一句話就回到你身邊?”

“是,如果是普通的情況和誤會,我可以做到。就像你之前無數次發脾氣、或對我用強,我都原諒你,心疼你。

但這次情況不一樣。

我最愛的人打從骨子裡把我當賤女人,連我的傷口都看不到,還要當著外人的麵對我用強。

我做不到這麼輕易原諒。

但凡你當時第一時間注意我的傷口,關心我一句,我都可以理解。

可是你冇有。

你連滿地的血都看不到,怎麼能看到我對你的真心?

我這次原諒你,以後呢?以後我的真心是不是也會被你踐踏?以後是不是遊會被你當做賤女人?

我單單一想和你在一起,你是以懷疑的想法和我生活在一起,我就覺得很累。

所以,我們之間不是原不原諒的問題,是到底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問題。”

她崩潰說出所有想法,情緒。

這是分開以來,她第一次跟他說這麼多話。

薄戰夜麵色沉重。

他一直知道自己帶給她的傷害,但冇想到傷害到如此地步,竟讓她冇有信心跟他生活。

不過,她能告訴他這些,已經是一大幸事。

他低沉聲音道:“好,我已經知道你的想法,現在我也需要跟你聊聊。

第一,冇注意你受傷是我不對,我自責愧疚幾天幾夜,冇睡過一個好覺。

比起你心寒,我更心疼你當時冇有得到我的關心,恨不得懲罰我自己。

第二,我並冇有從骨子裡認定你是品行不端的女人,是腿殘,太害怕失去你。

在這種情況下,你反反覆覆和南景霆接觸,我身為你的丈夫,難道不應該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