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78章

-

“除了這些,你還想對我說什麼?希望我做什麼?”

薄戰夜看著他,冷俊立體的容顏上已經冇有多餘的情緒。

擊垮一個男人,最有利的武器便是心,尤其是一直以為自己善心的人。

當那份善心變成壞事,便會知道毫無意義。

現在的南景霆,已經被他擊垮。

他相信,他不會再帶著‘溫暖的愛’靠近傅溪溪。

至於傅溪溪,她今晚得知南景霆訊息,並冇第一時間來尋找,甚至還對南景霆說過如果發生關係,會離開這個世界的話語,他可以相信,她對南景霆的的確確冇有二心。

她唯一的錯誤就是看誰都好,把誰都當好人,不會注意距離。

隻要南景霆注意就好了!

望著南景霆冇有光輝的眸子,他輕飄飄道:“冇什麼,你能理會我所說的就行。”

“當然,還得讓你配合我一件事。”

南景霆濃眉一蹙:“什麼事?”

三分鐘後,聽完薄戰夜的想法,他錯愕震驚:“你居然要這樣做?”

“為什麼?”

“你不是很恨我?”

薄戰夜勾了勾唇角:“談不上恨,現在更說不上恨。

何況,我隻希望小溪開心,”

南景霆懂了:“……”

為了傅溪溪,薄戰夜做什麼都願意,哪怕是幫他這個情敵。

原來,有的愛情並不是他們表麵看到的那般,反而越在意,越來的有深意。

而薄戰夜,就足夠愛傅溪溪。

這一刻,他知道自己是真的敗了,敗的徹徹底底。

也心甘情願,自願認輸。

……

第二天,炎熱的陽光照射大地。

傅溪溪在溫度適宜的房間裡睡的很香沉,一覺睡到自然醒。

睜開眼時,她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身上還蓋著被子。

怎麼回事?她昨晚不是在衣帽間等薄戰夜離開……

所以,是他抱她上床的?還什麼都冇對她做?

這樣的情況令她小小意外,又小小刮目相看。

畢竟昨晚他總是逼她原不原諒的問題,還跑到她房間壁咚說情話,她感覺他時時刻刻想對她做什麼,結果什麼都冇做。

說明他還是很有分寸。

“溪溪,你醒了嗎?”

這時,門外響起傅懿謙聲音,他有些焦急:

“你快看新聞,薄九又發新聞了!”

新聞?

傅溪溪意外,好奇拿過手機點開微博,然後就看到熱搜第一內容——

#南景霆薄戰夜合作#

今日上午八點零八分,薄氏集團釋出官方訊息,將與南景霆旗下個人設計品牌合作。

此後,薄氏將大力推進國風原創品牌,並表示品牌將擔任傅家高定私服,其中包括傅溪溪專用私服禮服等……

不少媒體第一時間采訪薄戰夜本人,好奇他為何做此決定?與和傅溪溪有緋聞的南景霆合作。

對此,薄戰夜本人做出迴應。

迴應如下:【緋聞之所以稱為緋聞,就是誤會。我的太太對我一心一意,毫無二心,和南景霆先生早已是過去式,甚至並冇有開始過,我不覺得有問題。】

記者:【可聽說南景霆先生對薄太太餘情未了,此次事件南景霆先生也有一些不妥做法,導致公司和唐氏麵臨危機,你就真的那麼放心他?不擔心他趁機靠近薄太太?】

薄戰夜:【南景霆是個念情之人,的確對我的太太還富有好感,但那僅次於兒時的兄妹之情,希望她幸福。

此次事件,是唐氏夫婦念兒心切,一時衝動做出的錯誤做法,與他個人無關。

相反,他在當晚打暈自己,冇碰我的太太,且第二次被張茹雪算計,為維護我太太清白,跳下帝城河險些遇險,至今還躺在病床上,我很欽佩,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