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8章

-那裡麵的女人,不是彆人,正是他們要尋找的蘭溪溪!

而那男人,更不是外人,是他們都認識的薄西朗!

薄戰夜大哥的兒子!

他們怎麼會……

薄戰夜俊容猝了寒霜,周身氣息比寒冬臘月的冰窟還冷!

‘哢!’手中手機猛地被關上,他邁步徑直朝視頻裡兩人離開的方向走去。

每一步,敲擊地麵,發出的聲音,都如踩在人的心尖,危險,滲人。

“完了完了,九哥這是要去抓姦?”肖子與忐忑拉住盛琛。

盛琛掃肖子與一眼,薄唇冷掀:“早知道那女人不是什麼好貨色。”

鄙夷語氣,自帶嫌棄。

好在宋菲兒已經追著薄戰夜遠去。

肖子與警惕看一眼四周:“噓,四哥,這話不能說的,我們快跟過去看看。”

“嗯。”

追到走廊儘頭時,一道大門緊緊的關閉著,隔絕兩個世界。

肖子與皺眉:“外麵是什麼?能出去嗎?”

宋菲兒道:“好像是空中花園。天啊,該不會在花園裡……”

後麵的話未說完,但誰都懂什麼意思。

薄戰夜本就冰冷的臉,愈發覆冰!

肖子與快速掃宋菲兒一個眼神,能不能彆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開口緩解道:“怎麼可能,黑漆漆的,再怎麼也不可能在外麵。九哥,我們還是去彆的地方看看吧。”

說著,他看盛琛一眼,示意他處理這裡。

結果。

還未有動作。

‘吱嘎’一聲。

大門從外推開。

出現在門口的,愕然是——

蘭溪溪!薄西朗!

樓道燈光照灑之下。

兩人麵色皆是微怔,似是做了心虛事,突然看到這麼多人,心虛。

再看,蘭溪溪身上的禮服換成一條白色連衣裙,清晰簡約,薄西朗身上西裝微微褶皺,還有一根小草沾在肩上。

這畫麵,直接讓人想入非非。

宋菲兒詫異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出聲:“你們……你們……這是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

還不明顯嗎?

盛琛一臉冷厲嫌棄。

愛緩解氣氛的肖子與,此刻也不知如何開口。

剛剛他還說外麵冇人,轉眼就這幅模樣,打臉打的啪啪疼。

一直站在遠處的薄戰夜,俊容冷暗,氣息冰冷,整個人像籠罩在黑暗的肅殺之中。

那雙異常深邃危險的眸子,如猝冰了冰,寒冷,能將人直接凍碎。

蘭溪溪麵對如此壓抑的幾人,神態從意外、詫異、到奇怪,不解。

她開口:“我被人算計,薄少救了我。

九爺,你快查查,那個黑衣人是誰,誰指使他給我下圈套。”

按理說,現在蘭嬌的身份地位,冇人敢對她動手,還是在這樣盛大的盛宴上。

她在意,擔心,那個人有特彆的目的。

薄戰夜俊冷麪色冇有絲毫變化。

一旁的宋菲兒道:“蘭小姐,怎麼會有人算計你?

你明明自己撲進薄少懷裡,跟薄少……那個,怎麼說的和實際情況完全不一樣,找理由也不是這麼找的。”

言下之意,為自己心虛找說辭。

蘭溪溪算是聽出話裡有話,皺起秀眉:

“宋小姐,你什麼意思?我哪裡撲進薄少懷裡,跟薄少那個了?請你不要擅自揣測、侮辱彆人。”

宋菲兒臉白:“蘭小姐,監控裡拍的清清楚楚,怎麼能是我揣測,侮辱你?

再說,你大晚上和薄少在空中花園,衣服換了,唇瓣發紅,難道是在表演捉迷藏?你覺得會有人信?

真冇想到,你是這種人,做了心虛事還義正言辭,巧言狡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