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83章

-她冇想到薄戰夜會總結出這番道理,也冇想到他們之間的問題是出現在這裡。

的確,他們從坎坷的交往之路到轟轟烈烈的結婚,以為是美好幸福的結束。

可婚後卻遇到這麼大的挫折,導致差點分散。

他是把婚姻想的太美好,接受不了殘疾共度一生。

她又何嘗不是把他想的太美好?以為他處理任何事情都能完美百無疏漏?

以至於在遇到這件事上,他偏激的態度刺激傷害到她。

可是實際上,婚姻本就是深/入瞭解、磨合的過程,能經曆種種挫折走到白頭的人,纔算得上真夫妻。

難怪人們總說:不羨慕街上摟肩挽腰的情侶,隻羨慕白髮蒼蒼的老爺爺和老奶奶。

她和他,險些就無法走到那一步,以失敗告終。

而如果是這樣的結局,那他們曾經的一切都毫無意義。

“謝謝你,你說的很有道理。我想我們是應該好好學習,改變心態。”

薄戰夜心間一動。

謝謝……

這麼多日子,她總算願意溫柔和他說話,心平氣和與他談之後的生活。

他抬手撫摸她的臉頰:“是我應該謝謝你,謝你在我暴躁偏激時冇放棄我,謝你願意給我道歉彌補的機會。”

“小溪,結婚不是結束,而是真正的開始,這句話的含義我現在才領會,希望不會太晚。”

傅溪溪心尖湧動波瀾。

不晚。他能看出問題所在,一點都不晚。

甚至她覺得愧疚。

過去的這段艱難時光,她麵對的不過是外界無關人士的辱罵和厭惡。

而他麵對的卻是摯愛之人的背叛和刺激言語。他比她更辛苦。

她卻冇能看清問題,隻顧著被傷害的難過,與他吵架、分離。

若不是他堅持道歉,挽留,他們之間或許真的一拍兩散……

她終歸太感情化、幼稚天真。

薄戰夜見傅溪溪不說話,摸不準她的心思,也怕聽到她的拒絕,索性轉移話題:

“你不用有心裡負擔,我說這些隻是希望你我都看清問題,不是逼你接受原諒。

我還準備了許多哄你的辦法,之後一個一個接著用,直到你原諒我為止。”

傅溪溪錯愕詫異,很多辦法?他是打算打持久戰?

“那如果不管你怎樣,我都不同意呢?”

“那我就追到地老天荒,白髮蒼蒼,也不失為一種新的夫妻生活方式。”

傅溪溪:“……”

還冇說話,薄戰夜又道:“我不會放棄為了我連名譽都不要的女人,更不會放棄我今生唯一心動的女人。”

兩句意思疊加,情深意重。

傅溪溪心尖再次忍不住一顫。

他的篤定,讓她感動。

他的認真,讓她釋懷。

如他所說,她愛他,他也愛她,他們之間為什麼一定要放棄?

她微微挑起秀眉,出乎意料的問:“那我如果現在就不生氣,原諒你呢?”

“嗯?”薄戰夜意外,一時冇反應過來。

或者說,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追問:“你剛剛說什麼?”

傅溪溪手心握緊:“……我說……如果我現在原諒你,你準備的那麼多哄我的辦法怎麼辦?”

薄戰夜眸光錯愕一閃。

隨即意識到傅溪溪說了什麼,臉上升起璀璨異彩:

“自然是當作樂趣,繼續哄我的老婆。”

“所以……老婆,能不能去掉如果?”

他上揚尾音,帶著溫柔又示軟的詢問。

去掉如果,就是肯定原諒。

傅溪溪小臉兒微微一紅,不自然捏緊手心:“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