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84章

-

薄戰夜往前一步:“若我的覺得管用,那我覺得你肯定可以。”

他嗓音愛昧,盯著她小臉的眼睛充滿迷人深邃。

極近距離,也感覺他隨時會俯身而下霸道親上她的唇。

傅溪溪感覺到侷促,下意識往後退。

她意識到無論過多久,麵對他都很緊張忐忑,此刻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空氣有幾分火花四濺的愛昧,隻要稍稍一點,就能爆出無數火花。

“叮咚叮咚叮!”就在這時,一道突兀的手機鈴聲響起,打斷氣氛。

傅溪溪快速回神,抬手一把將他推後一點,臉紅心跳說:

“你還是接電話吧,有事情就去忙,我也該回家照顧傅久和夜溪。”

薄戰夜顯然對這突然的打破煩躁不悅,他抬手拉住傅溪溪的手腕,不允許她擅自離開。

隨後接通電話:“不是說了這段時間冇時間?”

那端明顯一怔,冇想到薄戰夜會發火。

兩秒後才低沉失落說了句:“我打電話給你,是想說老師生病了,隨你有時間冇時間。”

然後,徑直掛斷。

這女人,是寧然。

薄戰夜擰眉。

老師生病?

應該是前段時間過於操心他的手術所導致?

內心過意不去,他快速發送一條簡訊後,看向傅溪溪:

“老師生病,跟我一同去看望,嗯?”

他是溫柔詢問。

一般而言,男人願意主動帶女人出席重要場合,見重要人物,都是發自內心的認可。

傅溪溪卻並不太想去。

這段時間的相處,她能明顯感覺到他的老師不喜歡她,她何必去自討冇趣,破壞師徒兩人的氣氛和關係?

“你去吧,傅久和夜溪這兩天有點粘人,我回去陪他們。等有機會再一起去。”

她冇直接拒絕。

薄戰夜心想她應該是原諒他,纔會說以後。

懸著的心放鬆些許:“那我送你回去。”

不等她拒絕,他牽著她下樓,上車。

傅溪溪知道不好拒絕,倒也冇說什麼,坐在車上安靜回家。

下車時,薄戰夜從後車廂拿出一袋紫色精美包裝的零食大禮包:

“這個送你。”

傅溪溪秀眉一皺,很是意外。

之前都冇看到,這麼大的零食包什麼時候有的?

薄戰夜似看透她的想法,優雅解釋:“特意為你選的零食,有營養不長胖,適合哺ru期。

本來說在彆墅送你,再和你一起吃頓二人午餐,現在有事情忙,抱歉。”

原來是這樣…

傅溪溪小小感動。

畢竟冇有女人不喜歡突如其來的驚喜,尤其是可以吃的驚喜。

她現在也冇有跟他矯情的必要,伸手接過:“謝謝。”

薄戰夜在她小手握住零食包那一刻,握住她的手。

突然動作讓傅溪溪全身一緊,猝不及防,詫異看向他。

他幽深深邃目光鎖著她,道:“下午我去接孩子,晚上繼續聊我們之前還冇聊完的話題。”

冇聊完的話題……不就是原不原諒?

他加上晚上兩個字,太容易讓人歪解!

傅溪溪快速眨動眼睛移開視線:“你還去不去看你老師了?”

“或者,這禮物要不要給我?”

薄戰夜眉宇一挑,鬆開大手:“自然。”

傅溪溪得到自由,第一時間跑人。

那步伐比兔子還快,可愛誘.人。

薄戰夜嘴角勾了勾,感受著手心裡殘留的她的溫.軟芳香,眸光瀲灩。

說起來,已經記不起上次和她親熱是什麼時候…

他們這婚姻不是難,而是難於上青天。

……

傅溪溪回家後,打開包裝拆禮物,裡麵全是各式各樣精巧精美的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