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85章

-“是九爺送的吧?”一旁保姆禮貌開口。

“這些零食都是特製版,美味又營養,每天限量供應,聽說排隊也未必買得到。”

“九爺可真有心。”

是嗎?

零食也能這麼金貴?

傅溪溪覺得大可不必,卻忍不住心裡泛甜。

她拿出一塊嚐了嚐,挺好吃。

之後一天,她時不時吃一塊,一大包零食一點點變少,心情一點點變好。

下午六點。

傭人彙報孩子們到家,可以下去吃晚餐。

傅溪溪將寶寶交給保姆,洗臉、整理衣服和頭髮,然後下樓。

兩孩子一見到傅溪溪就嘟嘴抱怨,抗議:

“媽咪~我們回來啦~”

“你和爹地怎麼冇來接我們?”

傅溪溪秀眉一皺:“爹地冇去接你們?”

“是啊!”

“你冇來爹地也冇來!”

“你們又欺騙我們小孩子。”

傅溪溪看了看周圍,的確冇看到薄戰夜的身影,眼裡滑過一抹失落暗淡。

隨即溫柔對孩子們說:“爹地的老師今天生病,老師對他是而言恩重如山的人,所以應該耽擱了。

彆擔心,以後爹地有無數時間去接你們。”

薄小墨眼睛一亮:“真的嗎?媽咪你這是原諒爹地了?”

薄丫丫:“耶!太好了!”

傅溪溪:“……你們兩還不餓嗎?再不吃飯,飯菜該涼了。”

“哦。”

“好滴!我們乖乖吃飯!坐等爹地媽咪一起陪我們!”

傅溪溪:“……”

儘管額頭上飛過無數隻烏鴉,但還是有些失落薄戰夜今天冇有履行承諾。

不隻是對孩子,還是對她。

她簡單吃了幾口,就冇有胃口,回房間陪寶寶。

從飯後到十二點,手機一直冇響起訊息提醒,心裡更是失落。

傅溪溪煩躁關閉手機,強迫自己不去理會,閉眼睡覺。

卻不想,半夜三更,手機接二連三響起鈴聲,全是莫南西打來的。

“喂?”

“太太!不好了!九爺出事了!”

什麼?

出事了?

一句話語,讓傅溪溪睏意全無,瞬間坐起身:

“怎麼了?他出什麼事?”

莫南西道:“九爺今晚在寧府用餐,被無數長輩敬酒,不好推脫,便喝多了。

然後……”

“然後什麼?”

“然後他們拉著九爺去會所,也不知發生什麼,過了很久有一個女人從九爺房間出來。

我一進來,就看到九爺人事不省,身上還有好多傷,現在叫都不叫不醒……”

“太太,可怎麼辦啊?你說九爺遭遇了什麼?”

傅溪溪整張臉都白了!

喝醉酒,人事不省,女人出來,渾身是傷……

這每一個詞彙都很可怕,彙聚在一起更組成恐怖難堪的畫麵。

她焦急坐起身:“馬上通知醫生,先給九爺檢查身體,醒酒,確定安全情況,我現在過來。”

“好!”

電話掛斷,傅溪溪火急繚繞下床,隨便披了件外套,就朝外麵衝。

總統府有司機二十四小時隨時待命,很快發動車子,前往會所。

一路上,傅溪溪都雙手緊握,心裡擔心又不是滋味。

會所那些女人,幾乎都攀權附貴,不管油頭大叔還是大腹便便,抓著機會就往上爬。

像薄戰夜那種集才華外貌地位於一身的男人,更是她們做夢都想企及的存在。

一旦有機會,肯定想儘一切辦法不計手段靠近。

現在薄戰夜喝醉,她們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如果發生那種事情,該怎麼辦……

“小姐,到了。”車子停下。

傅溪溪收回思緒,忐忑不已下車,既害怕又擔心朝樓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