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86章

-

莫南西剛好從房間出來,看到傅溪溪,臉色一喜:“太太,你來了!”

“嗯,九爺怎麼樣?”

莫南西臉色很快又暗淡下去,歎一口氣:

“醫生已經檢查過,離開了,情況……我有點不好說,太太你還是自己進去看九爺吧。”

這欲言又止的話語,讓傅溪溪整顆心提到嗓子眼。

不好說……那肯定是很糟糕。

她呼吸都跟著壓緊,壓抑,邁著步伐一步步走進房間。

屋內燈光暗淡,超寬大尺度的床上,隱約可見男人躺在上麵。

他赤著胸膛,麵板髮白,肌肉緊緻。

身邊的床單被子格外淩亂,看起來惹人浮想。

最重要是他肩膀和胸肌上的抓痕,哪怕經過處理,也格外刺眼明顯!

他真的受傷了!

“薄戰夜……”傅溪溪聲音哽塞,極其沙啞低小叫了一聲。

男人睜開眼,看著身穿淺白色外套和睡衣、腳下拖鞋的女人,眸光微軟:

“小溪,你來了……”

一句話,很低沉,頹廢,像遭遇天大的事情。

傅溪溪從冇看過他這幅模樣,眼眶一下子發紅,撲過去抱住他;

“冇事的,我在,我在這裡。”

“我會陪在你身邊,好好陪著你的。”

“對不起,我下午應該跟你去,或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

“對不起……”

她哽塞的泣不成聲,眼淚直流。

薄戰夜胸膛一片濕度和熱意,漆黑深邃的目光軟了又軟,裡麵還卷夾著一抹看不清道不明的淺淺笑意。

片刻後,他抬手抱住她:“你不生我氣了?”

傅溪溪哭著嗯嗯點頭:“早在你向全世界解釋道歉時,我就不生氣了。

早在你跟南大哥合作,選擇信任我,為我改變時,我更不生氣了。

那晚我本來就要主動聯絡你的,結果你先打電話過來。

我如果還生氣,會和你一起送孩子上學,跟你去彆墅,接受你的零食嗎?”

“你個傻子,笨蛋!”

薄戰夜臉色掠過一閃而過的欣喜和意外,抬手落在她頭上:

“那我今天問你能不能變成肯定句,你還不回答?”

“那……那是我覺得就那麼點頭,會顯得我很好哄很冇麵子!

而且哪兒有追著女人問生不生氣的?那不和追著問上不上床一樣?你讓女孩子怎麼回答?”

薄戰夜嘴角微怔:“……”

居然是這個意思?

所以,她真的原諒他。

他抑製不住情緒,將她緊緊擁入懷中:“真好,小溪,謝謝你又回到我身邊。”

“謝謝你還愛我。”

“小溪,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傷害你,不會再給你離開我的機會。”

“我愛你。”

話落,他深深吻住她的唇。

“唔!”傅溪溪猝不及防睜大雙眼。

他不是受傷麼?難過嗎?怎麼還有心思吻她?

她想要推開。

可薄戰夜卻加大力道控製住她腰肢和後腦,聲線暗啞至極:

“小溪,彆在這種時候拒絕我。”

“我想你,想要你。”

“再不和你在一起,我想我快要發瘋了。”

隨著話語,他再次霸道強勢的將她包圍,席捲。

傅溪溪如落入寬闊海洋之中,飄飄浮浮。

又如落入灑滿陽光的樹林和花草間,溫暖心動。

她記不起他們上次是什麼時候親吻過,身體卻像有記憶,在告訴她就是這種感覺,就是渴望這種被他親吻。

她撐著他胸膛的手漸漸失去力道,轉而緩緩抬起,抱住他的雙肩。

女人的主動迴應,令薄戰夜脊背一僵,像觸了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