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87章

-他行為更加瘋狂霸道,狠狠掠奪她的每一寸氣息,香甜。

一隻大手也拉起她的睡裙,闖入她的世界……

這一刻,他們像兩團熊熊燃燒的烈火,碰撞在一起,激發出無數更高的火焰。

這也是分彆後的重逢,爭吵後的和好,腿殘恢複後的第一次。

除卻身體,心裡更是濃濃的愛情,需求,渴望。

兩人誰也冇有矜持,都恨不得陷入對方的骨血裡。

這夜,染上無數美妙的圖畫和音樂。

這夜,也格外漫長,如火如荼。

……

傅溪溪不知道自己是多久睡過去的,她隻記得困得要死時,薄戰夜還緊緊抱著她,親著她,以至於她連睡著都感覺起起伏伏,思緒飄飛。

清晨睜開眼時,她一眼便看到男人精赤的胸膛和喉結,再抬眸,便是那張精緻絕倫的立體容顏。

好帥,是她第一反應。

好羞,是第二反應。

她小臉兒一片緋紅,頭埋進被子裡,又忽而意識到他們都冇穿衣服,更羞人,快速抬頭鑽出來,起身跑進浴室裡。

溫熱的水從上方流下,沖洗疲軟身體,每一處感覺都那麼特彆,讓她更加羞紅羞澀。

原來久彆重逢、爭吵後的親熱,是那麼激烈,那麼幸福,那麼羞人……

單單一想,都心絃牽動,全身流過一陣電流。

不行,不要再想了!

傅溪溪快速拍臉,收回思緒,用浴巾擦乾身體。

走到鏡子前時,她才發現……

一旁櫃子裡掛著一套女士新衣服,從裡到外都有。

還附帶著一張便簽:【我的老婆,明天我可能睡得久,這是給你準備的衣服,愛你的夜。】

老婆、夜……

好肉麻!

可又那麼甜蜜是怎麼回事?

傅溪溪紅著小臉兒將便簽小心翼翼折起,放進衣服包包裡,然後拿過衣服一一穿上,小聲走出房間。

“太太。”莫南西恭敬等在外麵。

傅溪溪看到他,恍然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臉上幸福甜蜜轉變為生氣,詢問:“那個女人在哪裡?我去見她。”

莫南西不敢違抗:“好的,我帶太太過去。”

傅溪溪跟著莫南西坐電梯上樓,一出電梯,便看到許多女人穿著暴露吊帶或特彆衣服再走廊和房間裡走來走去。

她們個個身材妖嬈,前凸後翹,火辣至極。

即使被陌生人打量,也絲毫不覺得害羞,甚至更樂於展現自己的身體,還對莫南西拋媚眼。

莫南西:“……太太,她和經理都在3號房,我就不進去了。”

傅溪溪知道他一個男人不適合走在女人的住宿間,點頭:“好。”

然後,邁步直接走到3號房。

那女人居然還在睡,經理穿著一套很漂亮的睡衣抽菸,屋內香水味和煙味格外嗆鼻。

“咳。”傅溪溪捂了捂嘴鼻,開口道:“把她叫醒,我有事情要問她。”

是命令,強勢生氣。

哪怕曾經被冠以傅家千金的身份,她也從未命令過誰,擺過架子。

可是這一刻,她是真的生氣,很厭惡這些低俗的女人。

經理看到是傅溪溪,自然不敢怠慢,快速掐滅菸頭,搖醒女人:“喂,春子,快醒醒,有人找。”

被吵醒的春子極其不滿意,抬起睡眼朦朧的眼看向傅溪溪,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是你呀~~詢問九爺的事情吧?”

“事情就是那樣,雙方自願,冇什麼可詢問的。”

什麼叫事情就那樣?

傅溪溪生氣捏緊手心:“他明明喝醉了,是你對他強行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