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88章

-“我要調查監控。”

春子聽到這個,極度不樂意,坐起身,那白晃晃的身體暴露在外麵,一臉輕視不屑說:

“我說,怎麼可能有女人強迫男人?男人如果不願意,做的起來嗎?

你何必自欺欺人,把罪推到我身上?

而且男人在外麵尋歡作樂很正常吧?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你們這種女人成天管著男人,就是麻煩,噁心。”

她說著,還得意洋洋點了支菸。

那高傲姿態,好像她賣身是很榮耀的事情,糾纏男人尋歡作樂的女人都很低賤噁心。

傅溪溪還從不知道女人們這麼開心,引以為豪。

的確也是,隻要陪人睡睡就可以輕而易舉得到很多錢,穿金戴銀,限量包包,她們肯定早已沉迷其中,喪失基本的道德底線,哪兒管夫妻正義?小三素質?

她氣的手心發抖,內心也忍不住彷徨昨晚到底怎麼回事?薄戰夜會不會真的在喝醉時做出什麼不軌行為?

想到他的手或身體碰過這種肮臟女人,有可能是主動的,她就全身血液逆流,直衝腦際。

聲音也控製不住加大力道,對經理道:“我要看監控,馬上給我看監控。”

經理臉色為難,歉意道:“傅小姐,即使你身份尊貴,我們會所也不會給你查監控。

因為一來監控涉嫌個人**,我們不會輕易暴露,二來調查監控都是官方行為,不會擅自給私人。

所以,你如果真的要監控,需要先起訴、讓警官和律師帶著正規證件過來。”

什麼?

調查自己的老公有冇有被傷害或出軌,還需要報案起訴?帶律師?

傅溪溪不信:“你們就是故意的,肯定是你們做什麼不正當的事情,纔不敢給我看。”

“要起訴是嗎,我會如你們所願的。”

說完,她轉身就走出房間。

一路走出樓道,那些女人都以另類的眼光看她,好似她是一個小醜,潑婦,可笑至極。

傅溪溪心裡像憋了一股巨大的悶氣,喘不出來,也咽不下去。

她是真的冇想到這些女人會是這樣子。

什麼時候,夫妻之間僅有彼此,成為被人笑話的存在了?

她更氣薄戰夜和這種地方染上關係,如果他真的和那女人主動有什麼,她絕對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的!

“太太,怎麼樣?”莫南西在樓道外詢問。

傅溪溪直接冇有理會,氣呼呼走進房間,用手搖醒薄戰夜:

“先不要睡了,你跟我解釋清楚昨晚怎麼回事再睡。”

她真的受不了,不想再猜疑生氣下去,迫切想知道真相。

被吵醒的薄戰夜睜開眼便看到傅溪溪生氣委屈的模樣,眉宇一擰:

“怎麼了老婆?”

“昨晚不是你自願的?”

傅溪溪:“……我不是說我們的事情,是你和那個女人的事情。”

那個女人?

薄戰夜很快瞭然,解釋:“昨晚什麼都冇發生,她進房間後,我便把她推出去了。”

這和莫南西說的完全不一樣。

而且他身上明顯有抓痕,昨晚還一副受傷的姿態,今天突然改變話語?

傅溪溪忍不住想起那個女人的話語,男人不願意,哪兒能做?

是啊,男人不願意根本不可能進行!

所以,薄戰夜在說謊。

先是半推半就和女人發生關係,然後故意裝作受傷的模樣博取她同情心,最後又想矇混過關?

她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氣的全身發抖,聲音發顫:“我再問你一次,昨晚到底怎麼回事?”

“你討厭欺騙,我同樣也討厭欺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