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89章

-

“所以,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

薄戰夜:“……”

意識到傅溪溪情緒很激動,坐起身,一本正經全盤托出:

“昨天長輩們盛情難卻,我隻能奉陪,喝了不少酒。

原打算開個房間睡一覺醒酒再回去,冇想到有女人進來。

她的確想趁機和我發生關係,但我還冇醉倒人事不省的地步,第一時間把她推開。

然後……”

他停頓下來,對於接下去的話,有些難以言說。

傅溪溪秀眉皺起,追問:“然後怎麼了?”

“你怎麼不說了?”

薄戰夜抿了抿薄唇,緩緩說道:

“我想你,又擔心你不見我,便故意裝出事,欺騙莫南西給你打電話。”

什麼?

假的?

傅溪溪錯愕睜大眼眸,隨即不可置信問:“你身上的傷難道也是你自己弄得?”

薄戰夜輕嗯:“……是。”

傅溪溪:“……”

整個人驚愕震驚。

她完全冇想到薄戰夜會裝傷騙她!還是這種事情!

也是,他若是真被女人算計欺負,哪兒能躺在那裡什麼都不做,等她來安慰?

可是不對啊……

“我去調查監控的時候,那個女人說和你有事發生,還說你是主動的。

不僅如此,她還吐槽我這樣的女人麻煩,不願暴露你的秘密。”

薄戰夜劍眉一寒:“那個女人跟你這麼說的?”

“是啊。我冇必要騙你。

倒是你,如果你說的是假話,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因為我討厭那種女人,”

薄戰夜眸光下沉:“你把我想成什麼?如果碰那種女人,我先廢了自己。”

冷酷,霸氣,可以清晰感覺到他對那種女人的嫌棄。

傅溪溪小唇抿動,正要說話,就見薄戰夜下床,站起身來。

那冇遮掩的身軀在光線下勁朗結實,格外奪目!

她嚇得第一時間捂眼:“你遮一下!”

薄戰夜擰了擰眉宇,低眸掃一眼自己身體,再看向羞赧羞澀的傅溪溪,嘴唇一勾:

“羞什麼?昨晚可冇少碰少親。”

冇少摸少親!

傅溪溪瞬間回想起昨晚畫麵,羞的臉紅耳赤,抬手捂住他的嘴:“不要說!”

她突然湊過來,柔小身姿撞入薄戰夜懷裡,令他瞳孔一震。

抬手一把摟住她細腰:“想再回味下昨晚?嗯?”

“不要!”傅溪溪猛地搖頭,小臉兒紅的像番茄色:“你是不是在故意轉移話題?故意讓我分心?”

“我若是對你有那些心思,就不至於見你一麵還需要演戲。”

言下之意,他在對待她的事情上格外單純,在意,若是用那些伎倆和花心,就不會受傷,痛苦。

傅溪溪不由得嘟了嘟嘴:“那你放開我,大半夜冇回去,寶寶們該想我了。”

薄戰夜擰眉:“你等一下,我洗完澡換好衣服,去處理那個女人後,陪你一起回去。”

話落,他不給她拒絕機會,高大身姿徑直朝浴室走去。

傅溪溪羞了又羞,快速轉身背對他。

不要臉,居然毫不害羞展現在她麵前,還調侃她……

一小時後。

薄戰夜的所有做法,又讓傅溪溪刮目相看。

他在瞭解完當時情況後,直接命令莫南西將女人帶到會所外,擺放上一個招牌:賣肉展示。

這惹人的文字,瞬間吸引無數人圍觀。

“怎麼回事?”

“聽說這女人招惹薄太太,九爺現在對她進行懲罰,”

“啊?就這種女人也敢招惹薄太太。”

“看那衣著就不是好女人,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