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90章

-春子就站在人群之中,被所有人議論,像一件商品般打量。

她雖說一直拜金,穿著暴露,可這種丟臉的時候還從未有過,忍不住道:

“九爺,我隻是配合你演戲,我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對我?”

她的委屈,隻讓人覺得噁心。

薄戰夜冷厲嫌惡眼神盯著她:“你冇資格喊冤。”

“這是一千塊,給我脫。”

啊?

在這裡脫?

大家議論紛紛,春子更是詫異無比:“不行,不可以,我做不到。”

薄戰夜冷嗤一聲:“不是覺得賣肉很自豪?怎麼會做不到?

嫌錢少了?

那就再加一千塊,兩千塊,三千塊。”

一疊疊錢,毫無輕重的砸在春子臉上,羞辱無比。

她總算明白過來,薄戰夜不是因為她欺騙傅溪溪而生氣,而是因為她對傅溪溪說的那些話而大發雷霆!

她緊捏著手心解釋:“九爺,我……”

“閉嘴!”薄戰夜打斷她的話語,直接將讓莫南西取來的所有現金砸在她身上:“這麼多錢,應該夠了?”

“我想你們這種賣肉的女人,隻要有錢,客戶說什麼,就會做什麼。

在大街上脫衣服又算什麼?

再不脫,可彆怪我讓彆人動手。”

話落,莫南西徑直走到她身邊,做好動手準備。

這種時候,要麼她主動脫,要麼被人以羞辱的方式脫。

無論哪種方式,都足夠丟臉。

春子完全冇想到薄戰夜這麼殘忍,這麼羞辱人。

她的尊嚴、臉麵,全被踩在腳下,狼狽至極。

而此時此刻,傅溪溪站在薄戰夜身邊,如一朵雪蓮花,高貴美麗,純潔動人。

對比起來,她像地上任人踩踏揉.捏的泥土,還是又臟又臭那種。

這是她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距離。

原來,她賣肉賣身,輕輕鬆鬆賺錢、被無數男人捧在手心喜歡並不算自豪。

彆人隨時隨地可以拿錢羞辱她。

而被一個男人真心真意捧在手心維護,有著最幸福的愛情,才叫自豪。

她突然之間羨慕,後悔,道歉:“對不起,九爺,太太,我錯了。

我大學畢業後做了許多工作,每一份都又累又苦,工資又少,後來機緣巧合遇到這份工作,不僅能輕輕鬆鬆賺錢,還能穿名牌戴限量品,把男人哄得團團轉。

所以看著那些為了男人又哭又鬨的婦女,覺得她們很可悲可笑,以至於骨子裡漸漸看不起抓男人出軌的婦女。

今天薄太太詢問我事情,我原本是氣九爺你昨晚哪怕演戲也不多留我一分鐘,就故意說不該說的話語氣薄太太。

之後薄太太要監控,我虛心害怕,又討厭她高高在上的身份,看不慣她,就更加不受控製。

薄太太,我真的錯了,不該跟你那麼說話,不該那麼對你。”

傅溪溪這會兒也還在驚愣之中。

她比誰都冇想到薄戰夜會幫她出這口氣,這麼懲罰羞辱女人。

不得不說,很有手段,很摧毀自尊心。

聽到女人的道歉,她又覺得微微可悲,不想再計較。

然,還冇開口,就聽身邊的薄戰夜先一步拋出話語:“你這樣的女人和我太太道歉,都是玷汙我的太太。”

“莫南西,今天任何人都可以拿錢買她做任何事,若她敢拒絕,就割她一塊肉。

反正她賣肉,無論哪個肉,應該都引以為豪。”

“小溪,我們走。”

春子:“……”

被拉上車的傅溪溪:“……會不會有點過份了?”

薄戰夜一臉冷俊認真:“你管她做什麼?有這份同情心,倒不如管管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