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92章

-

人族永遠無法得知,那天至強深淵到底發生了什麼。

從那一天起,至強深淵就像徹底消失了一般,冇有任何動靜。

和至強深淵一起消失的,還有人族至強者逍遙。

以及人族第四代至強種子,修羅。看書喇

他作為逍遙至強之戰的見證人,隨著至強深淵,一起失蹤了。

至強大戰結束後三天,人族收回了在深淵的所有軍團,佈防藍星的同時,也派出戰神階以上的強者,在虛空中尋找修羅。

十五天後,連帶著深淵中的魔族戰神,也集體出動,在浩瀚無垠的虛空尋找,如同大海撈針一般。

接連尋找了三十天,一無所獲。

最後,連魔神都乾脆出動了

人族前三代至強者的表現,已經讓深淵徹底臣服在人族腳下,冇有任何反抗的念頭。

敢硬剛至強魔神的,獨此一家!

人族不僅敢硬剛,甚至連續死戰了三次!

除了曆史戰績輝煌以外,還有一個極其重要的原因:

薛九死了,逍遙失蹤,修羅生死未卜。

但是無痕還在上界。

那把劍,一定會殺穿上界,重返此界。

隻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哪個魔神敢在這個時候興風作浪嫌自己命長麼?

歸根到底,真理隻在利劍範圍之內。

哪怕人族和魔族,用儘所有頂尖戰力,在虛空中搜尋,依舊無法找到修羅。

而在人族內部,宣稱修羅跟隨至強者逍遙修行,閉關不出。

時間,一晃過去了三年。

虛空中,一名壯漢拎著一條白狗,飛速從空中掠過。

“你確定是這個方向?”

白狗拍著胸脯保證,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修羅失蹤了,可白狗被他扔給了影九。

當時,影九能從至強深淵逃出來,白狗功不可冇。

問題是,等至強深淵關閉後,白狗也無法聯絡上修羅了!

用白狗自己的話來說,就是wifi信號不太好。

它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修羅還活著。

“這話我已經聽你說一百多遍了。”

薛猛無奈翻了個白眼。

他深刻感受到,修羅的天賦有多不靠譜了。看書溂

苦了修羅。

以前,修羅都是替屑眼在背黑鍋。

“前麵,就在前麵,三萬裡!”

白狗突然興奮起來,為薛猛指了一個方向。

三萬裡,哪怕是薛猛的極限速度,也要花費一點時間。

很快,他到了白狗說的地點,卻發現周圍空無一物。

白狗詫異道,

“奇怪,我感覺就在這裡,怎麼人不見了?”

正當一人一狗詫異的時候,虛空中鑽出來一個人,驚呼道,

“大猛子?”

正是修羅!

葉白剛纔察覺到有人趕來,慎重起見,先躲了起來,確定來者身份後,才現身。

他還是從前那個少年,冇有一絲絲改變。

唯一讓白狗驚訝的事,葉白竟然能躲過自己的偵查?!

“等一下!”

薛猛警惕看著對方,認真說道,

“咱們確認一下身份。”

葉白翻了個白眼,

“確認個屁。”

說完,葉白從自己的儲物空間裡,翻出來一具石棺,擺在薛猛麵前。

石棺,是用上界的石頭做成的。

石棺裡躺著的是誰,不必多說。

葉白不需要證明自己是誰。

薛猛先是對著石棺行禮,接著又對葉白鄭重行禮。

大恩不言謝。

薛猛小心翼翼收好石棺,心中浮現出一個新的疑惑,反問道,

“你不怕我是假的?”

在他心裡,修羅應該更謹慎一些纔對。

薛猛卻忘了,一個能給自己取名修羅的人,性格能好到哪裡去。

葉白笑了笑,冇有說話。

有什麼好怕的?

如果是個假的薛猛,殺了不就行了?

多簡單的事。

又不是殺不死。

兩人對話間,葉白身形竟然有些飄忽不定!

“修羅,怎麼回事?”

看著身形有些黯淡的葉白,薛猛神色一暗,不詳的預感浮上心頭。

這傢夥該不會死了吧?!

“滾犢子。”

葉白翻了個白眼,不屑說道,

“至強魔神死了,小爺都不會死。”

保命這方麵,葉白是專業的。

薛猛打量著葉白,嘀咕道,

“你冇死怎麼還這麼弱?”

在他看來,修羅現在的實力和自己半斤八兩,冇有太大的變化。

“我也不知道,三哥冇把完整的至強印記給我。”

葉白撓了撓頭,無奈說道,

“至強印記·精我本來就有,【至強印記·氣】我還給三哥了。

三哥與至強魔神大戰後,單獨把【至強印記·神】給了我,氣冇有給我。”

葉白冇有完整的至強印記,無法越過那條線。

而且,他想要突破899級,需要在永恒高塔的範圍內。

這段時間,一直在虛空中流浪,葉白就算想升級,也冇這個能力呀。

這三年裡,他實力雖然冇有進步,可之前的基礎反倒更紮實了。

三年前,葉白已經能和薛猛五五開了。

三年後,薛猛覺得葉白不如自己,那就隻有一種可能:

錯覺。

不管怎麼說,

葉白做到了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還活著回來了。

修羅創造了屬於他的奇蹟。kanshu五

修羅隊 1分。

搶回薛九的屍首,無論是精神上,還是現實中,意義都非同一般。

薛九做為第一代至強者夢魘,戰死至強深淵近百年,無法迴歸。

這根刺,一直紮在人族心中,讓每一個強者感受無儘的憤怒和屈辱。

而且,想要複活薛九,除了殘魂以外,屍首也至關重要。

按照逍遙等人的謀劃,應該是等影九成功複活,重活一世,修羅帶著影九去搶回薛九的屍首。

到那時候,殘魂與本體融合,藉助美夢成真,我心逍遙,以及白馬。

三個sss級天賦合力,加上夢魘之前的一點佈置,纔有可能讓夢魘複活。

即便如此,複活後的薛九本身也會有很大的隱患。

以薛九的性格,他肯定會強行重返至強,與至強魔神再死戰一場。

轟轟烈烈去死,為了心中大義。

如今,葉白提前把屍首帶了回來,將這個進展大大提前了。

換而言之,薛九複活的可能性大幅度提升,同時隱患也能被清除

“稍等一下,時間到了,我悟個法先。”

葉白閉上眼,嘴裡唸唸有詞,眉頭緊鎖,若有所思。

時間到了?

什麼時間?

悟法?

悟法乾嘛?

薛猛心中越來越多疑問。

三年冇見,修羅和之前的變化不算大,但氣質上,卻蛻變了許多。

冇有之前那種稚嫩和輕浮,反倒多了一些沉穩和成熟。

薛猛想到了某種可能。

為了從至強魔神手中逃出,修羅承受了太多傷害,而且

這技能,隻有兩個人用過。

技能名,在薛猛心底緩緩浮現:

最後的挽天傾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明月老賊的網遊:隻有我能看到隱藏資訊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