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93章

-薄戰夜轉身,擔心吵到傅久夜溪休息,走出房間,說:

“可能一時忙,我問問她多久回來。”

他拿出手機撥打電話,結果響了許久,無人接聽。

傅懿謙麵色閃了閃:“雖然她是我妹妹,但這次我不幫她說話。

剛一和好,就去找南景霆,還是這麼晚的情況下,未免有點不會處事。

你放心,回頭我幫你說說。”

薄戰夜眸色深邃悠長,幾秒後收起手機和視線,對傅懿謙說道:

“小溪不是那樣的人,應該隻是冇聽到手機鈴聲,冇事,你休息,我去接她。”

他邁步離開,神色和舉動都依舊矜貴優雅,冇有任何異色。

傅懿謙看著他身影逐漸消失,嘴角揚了揚。

他從身上摸出一部手機,那正是傅溪溪的。

之前她離開的匆忙,落在她辦公桌上,他本想追上去給她,卻想到恰好可以考驗薄戰夜,就特意靜音留下。

現在看,薄戰夜還是有所變化,值得欣慰。

……

那端。

傅溪溪已經到達國娉婷駐紮在海島上的房子,她將禮物遞給她:

“這雖然是大哥準備的禮物,但我也真心希望我們關係能緩解。”

國聘婷很是意外傅溪溪會主動過來:“我那麼對你,你還來找我?”

傅溪溪很平靜理智解釋:“其實站在私人角度,我是應該生氣,畢竟你好幾次對待我的方式,已經超出正常範疇。

但,我們生在大家族,還是一個有愛和諧的家庭,我不希望我的母親、外婆、舅舅和哥哥們、因為我們的關係受到影響。

所以,我不想跟你計較,也希望你放下所有的情緒,和我禮貌相待。”

國娉婷唇角微僵:“……”

她還以為傅溪溪隻是單純的傻,冇想到是明白一切,為了大局才站出來。

和她相比,她太小看她,也比不上那善良的品格。

“另外,南大哥的事情,我想你現在應該很明白,我對南大哥的確冇有任何心思,隻喜歡薄戰夜。

你們夫妻一場,能試著在一起就在一起吧,畢竟緣分不易。”

國娉婷倒是想繼續那緣分,但現在的局麵讓她很難堪,無措。

她暫時不願去想,深沉開口:“放心,我和他的事情會看著處理,我和你之前,也不會再有問題。”

“之前那麼對你是因為誤會加恨意,現在冇有誤會,自然也就冇有恨意。

以後我不會再針對你,也不會對你不禮貌,就算做不成朋友,我們也能做到友好客氣。”

傅溪溪鬆下一口氣,對這個看法表示認同:“那就好。”

“南大哥呢?我想親口跟他說聲謝謝就離開。”

國娉婷指著一個房間方向:“在裡麵。”

“好,謝謝。”傅溪溪邁步朝房間走去。

然而剛走兩步,南景霆便打開房門,從裡麵走了出來。

他穿著一身休閒家居服,灰T恤黑長褲,簡簡單單,乾淨舒適。

他望著傅溪溪的眼神,也如陽光下的湖麵,平靜明朗。

“該說抱歉的人是我,給你帶去危險和傷害,之後做出保護你的行為,隻能算是補救。”

傅溪溪嘴角微微揚起。

她不會說,其實那日她有故意不控製情緒,想測試他能否抵得住的誘惑,會不會改變。

冇想到他選擇跳河,讓她意外,也讓她愧疚自責,生怕他出現任何問題,一輩子也難以承受。

所以,這也是她原諒國娉婷的原因之一。

幸好有她第一時間救走,才免於事故。

她開口認真道:“已經過去了,不管是之前還是之後,南大哥你都有真心道歉悔改,且用實際行動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