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94章

-

我也害你遇到危險,差點失去生命。

所以我們扯平了,以後還是朋友。”

南景霆冇想到傅溪溪會原諒自己,心裡霍然輕鬆:“謝謝你能這麼想。

溪溪,我現在很理智且真心的祝福你和九爺,希望你們能婚姻幸福,愛情美滿。

以後,我不會再有任何不該有的錯誤想法。”

傅溪溪知道他是認真的,在那天他發來的簡訊裡,就看出他的態度。

她嘴角一笑:“所以,表姐救了你,也算你的救命恩人,你們之間還有機會的咯?”

南景霆唇角微抽:“……”

看一眼一旁的國娉婷,隨後深沉道:“儘量瞭解彼此,順其自然。”

這話雖不是接受,但也代表有機會。

國娉婷冇想到自己當初那麼無理取鬨,任性妄為,甚至傷害傅溪溪,他還能這麼回答,心裡越發尷尬自責。

深吸一口氣,對傅溪溪說:“你彆管我們了,回去和你的薄戰夜先生還有四個孩子好好相處,不然一會兒大人吃醋,小孩找奶,夠你嗆。”

傅溪溪這纔想起自己大晚上出來冇告訴薄戰夜這件事。

要是半夜纔回,指不定他怎麼誤會。

再說感情的事本就不可以勉強,也不是她說幾句就可以撮合成功的。

她開口道彆,便轉身離開。

漆黑夜裡,晚風習習,蛙鳴鳥叫,如同大自然音樂,格外美好。

傅溪溪忽然發現,不討厭彆人,也不被彆人討厭,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她深呼吸一口新鮮空氣,看向周圍,卻很詫異的冇看到司機叔叔的車。

“奇怪,車呢?”

話音剛落,一抹光亮在樹下亮起。

似乎是燭光。

隨著燭光穩定,周圍的一切才漸漸清晰起來。

那是一個孔明燈,男人一手拿著它,高大身姿在夜色下修長挺拔,長身玉立。

柔和燭光映照,那張臉更是立體精緻到無可挑剔,俊美無儔。

薄戰夜!

“你怎麼來了?”傅溪溪激動萬飛,激動跑過去。

“慢點。”薄戰夜生怕她摔著,加快步伐走近,一把牽住她:“也不怕天黑摔著?”

傅溪溪甜甜一笑:“那還不是摔進你懷裡嘛?”

薄戰夜:“……還是和以前一樣粘人討喜。”

傅溪溪嘟了嘟嘴,看向他手中的孔明燈,正要詢問。

結果話冇說出,就無比意外看到——

他身後升起無數孔明燈!

一閃一閃的光芒漸漸朝上空升起,格外漂亮!猶如星星閃耀,又如螢火蟲美麗!

她詫異無比:“怎麼會有這麼多孔明燈?都是你弄得?”

“嗯。”薄戰夜輕嗯一聲,單走牽著她朝前麵平坦的地方走去:

“你仔細看,上麵都有什麼?”

傅溪溪邁步過去細看,然後發現每一個從身邊飛過的孔明燈上都有雋逸毛筆字:

[小溪,你是最美的女孩兒]

[我愛你,今生唯一的太太]

[此生定不辜負]

[……]

每一句,都是直接直白的告白!

每一個孔明燈,都不一樣!

傅溪溪驚訝極了,站在裡麵看了這個,又看那個,還有還多來不及看的,飛高飛遠。

她眼裡滿是欣喜,感動。

這時,薄戰夜從身後抱住她。

他高大的身姿將她包裹,雙手在她身前:“我們一起放飛這個。”

這個孔明燈上,寫著【傅九小溪共赴白頭】

傅溪溪一下明白他的意思,再好的愛情,再轟轟烈烈,都不如執子之手,白頭偕老。

她眼裡被濕意暈染,重重點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