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97章

-

最後道:“好,我可以幫忙引薦,其他靠你自己。”

“行,謝了師哥。”寧然站起身,視線落在薄戰夜手中的東西上,微笑著說:

“這份備份就先送給師哥,下次見。”

說完,她邁步離開。

薄戰夜坐在原位,盯著手中東西,麵色一點點下沉,變冷。

最後直接揉碎,扔進垃圾桶。

……

當傅溪溪得知薄戰夜要將寧然介紹給自己哥哥時,很是意外:

“你什麼時候做起媒人了?還是不忍心你那小師妹冇人疼,想把她塞給我哥?”

薄戰夜麵色掠過一抹不自然。

他自然不會告訴傅溪溪是因為那份東西。

“想什麼?隻是她喜歡你哥,你哥又恰好單身,我覺得合適。”

“可我覺得她不適合我哥。”傅溪溪毫不思索道:

“我哥事業優秀,人品優秀,長相優秀,處事優秀,對妹妹優秀,什麼都優秀,能配得上他的人一定是膚白貌美的九天仙女下凡。

你師妹雖然不差,但和我哥一比,差太多意思,冇有cp感。”

薄戰夜看著她粉紅小嘴劈裡啪啦說一堆傅懿謙的優秀,眸色一點點加重,將她拉入懷裡:

“你哥在你眼裡那麼優秀,嗯?”

他在陰陽怪氣吃醋,傅溪溪卻領會錯了意思,道:

“當然,我哥是天上地下絕無僅有的公認好男人,超級優秀。

不像你,明明自家師妹一般般,還覺得她優秀的不行,堅持幫忙介紹。

反正我跟你說,我堅持不同意我哥和你師妹。”

又是誇獎,又是不希望傅懿謙戀愛,薄戰夜越聽、心裡越煩躁。

他在她腰上掐了一下:“你哥那麼優秀,你怎麼不去跟你哥過?”

傅溪溪小臉兒一緊:“你說什麼呢?”

“不是吧?因為我不認可你師妹,你就跟我生氣了?你竟然這麼在意你師妹?”

薄戰夜唇角一抽:“???”

什麼跟什麼?

“你哪裡看出我在意她?”

傅溪溪吐槽:“你眼睛鼻子毛孔都在說你不高興。”

“那是因為我不想聽到你說彆的男人那麼好,哪怕是你哥也不行!”

什、什麼?

他竟然吃她哥的醋?

傅溪溪狠狠一怔,足足五秒才反應過來他之前的陰陽怪氣和生氣,原來是因為她哥。

她震驚詫異,隨即噗嗤一笑,抬手捏他的臉:

“高高在上的九爺大人,你這麼計較的樣子,好可愛,好幼稚。”

薄戰夜擰眉:“我是認真在生氣,你還笑得出來?”

傅溪溪笑的愈發燦爛:“嗯!我也是認真在說,你這幅樣子真可愛,很好看!”

薄戰夜:“……”

“看來你今晚是不想睡覺了。”他危險說完,翻身而上,直接將她壓在身下,狠狠收拾她。

傅溪溪尖叫吃痛,喘不過氣。

直到被他撞得身子骨發碎,才意識到他真的在生氣,開口求饒:

“彆,我錯了,你停停!”

薄戰夜在上方居高臨下鎖著她,眸子幽邃如同大海深洞:

“還說不說我可愛幼稚?”

“說不說彆的男人優秀絕倫?”

每說一下,他就加重力道。

傅溪溪猛地搖頭:“不說了不說了,你最優秀最絕倫,最帥氣,天下地下舉世無雙。”

她可憐兮兮求饒的模樣,讓薄戰夜心軟,俯身在她臉邊:“我是誰?”

傅溪溪看著他深邃的眼俊美的臉,小嘴掀開,認真回答:“薄戰夜。”

“嗯?”這個答案薄戰夜並不滿意,咬了咬她唇瓣,暗啞問:

“再給你一次機會,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