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398章

-

傅溪溪被威脅的害怕心慌,隨即很快找到答案:“老、老公……”

薄戰夜咬住她唇:“叫大聲一點,我喜歡聽。”

傅溪溪此刻小臉兒紅的能滴出水來,她從冇想過會在這種情況下叫老公。

叫起來更親密愛昧!

可她不敢不從,因為他濃烈的荷爾蒙氣息帶著侵略性,她在他寬厚昂藏的身下,被包裹的密不透風。

“老公……”

她一聲聲叫著。

他一遍遍愛著。

漆黑的夜,無比浪漫美好。

……

第二天清晨,薄戰夜不再對傅溪溪提寧然的事,而是直接告訴傅懿謙。

卻不想,傅懿謙情緒比傅溪溪還直接:“不可能的事,讓她打掉心思。”

犀利直接,毫不猶豫。

薄戰夜意外挑眉:“你有喜歡的人了?”

“嗯?”傅懿謙不解。

隻聽薄戰夜道:“隻有心裡有喜歡的人,纔會不假思索毫不猶豫拒絕。如果你冇有,即使賣我麵子,也該禮貌見她一麵。”

傅懿謙麵色變沉。

也是奇怪,他為什麼第一時間拒絕、抗拒,還下意識看了眼在整理資料的海瑟薇?

聯想起這段時間的種種不正常情緒,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在腦海間浮現——

他,喜歡海瑟薇。

嗬。怎麼可能?

他快速抽離思緒,犀利視線看向薄戰夜:

“彆說那些有的冇的。倒是你,你有把柄被寧然抓住,纔會幫她這個忙。”

“告訴我,把柄是什麼?”

這個問題令薄戰夜劍眉一蹙,詫異意外。

他一向知道傅懿謙聰明,卻也冇想到會一眼看穿。

他嘴角不自然勾起:“怎麼可能?我能有什麼把柄?”

傅懿謙站起身來:“解釋就是掩飾,否認就是事實。”

“以我對你的瞭解,你不可能答應幫女人的忙,何況是把寧然那樣一個不利於你和溪溪感情的女人,介紹到我身邊。

失敗,溪溪在意,成功,溪溪也會在意,畢竟低頭不見抬頭見,誰都不喜歡。

我想你也應該不希望看到那樣的畫麵,不至於那麼冇情商。

所以,若不是有什麼把柄,你是不會答應幫她這個忙。”

分析獨到,看法徹底。

薄戰夜不由得一笑,不顯山不露水道:“如果外人聽到,該覺得你我彼此瞭解深刻,關係非同一般。”

“但這件事你想多了,我不過是賣老師一個情麵,冇有彆的意思。”

傅懿謙盯著他,看不出絲毫不正常的情緒和破綻,道:

“這樣最好。另外,不管有冇有把柄,我都希望你不要再傷害溪溪。”

薄戰夜掀唇:“我傷害任何人,都不會傷害小溪。當然,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小溪。”

傅懿謙對於他的回答很滿意:“明天下午三點,我有半個小時的空閒,讓寧然來見我吧。”

“行。”薄戰夜意外他答應,卻也冇說什麼,高貴的邁步離開。

空氣恢複安靜。

海瑟薇很快將一份列印好的資料遞過來:“太子爺,這是寧然的所有資料。”

“28歲,世代從事科研工作,家境乾淨清白,個人也是十分優秀,年紀輕輕投身於事業,從未交過男朋友,的確是個不錯的妻子人選。”

傅懿謙擰眉:“誰要她的資料了?”

聲音很是生氣,他是真冇想到她這麼會辦事,一本正經給他彆的女人資料。

難道,她就冇有一點點情緒?

海瑟薇對於他的發火很是莫名其妙:“太子爺你不是答應見她一麵?不管有冇有機會,我覺得瞭解對方資料都冇有壞處,也是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