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402章

-傅溪溪渾身一緊。

真正的欺負……她不敢想象。

而這是二樓觀席位,不是封閉式,隻有半透半露的紗簾遮掛,他這麼撩她,氣氛不要太愛昧。

偏偏就在這時,一個女人到來,打破氛圍。

也打破傅溪溪和薄戰夜剛剛和好的親密甜蜜……

她是寧然。

“師哥,能不能打擾你和太太幾分鐘?”

聽到聲音,傅溪溪如驚弓之鳥,瞬間拉遠和薄戰夜的距離,整理髮絲和容顏。

她的舉動讓薄戰夜微微皺眉:“這麼慌張做什麼?我是你老公,不是情夫。”

傅溪溪小臉兒緋紅:“夫妻也不能在這裡啊…而且他們都是有學問有技術的人才,在他們麵前這樣我覺得不太好。”

薄戰夜眯眸,鎖著傅溪溪臉紅心虛的模樣,瞭然過來。

她從小學習不錯,懷有小小抱負,卻因那一晚未能繼續學業,心中難免遺憾。

以至於對這種場合和學業優秀的人都有敬懷之心。

他不由得笑了笑,伸手替她整理耳邊碎髮:“再有學問的人都逃不過七情六慾,不要想的那麼拘謹。”

“你先整理情緒,我去看看她找我什麼事。”

“嗯,好。”傅溪溪點頭,等他出去後,深呼吸一口氣,平靜心情。

剛剛她和他又冇做什麼,不心虛不心虛。

她轉身準備走出去,忽而聽到外麵聲音‘師哥,那件事是我不對,我是來道歉的’

那件事?什麼事?

她愈發好奇皺眉,屏息靜聽,結果腳步聲響起,漸行漸遠……

他居然帶寧然去旁邊說?

這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傅溪溪心裡越發好奇,同時也升起小小的不愉悅和膈應,邁步走出去,悄悄跟上。

好在他走的不遠,隻是站在欄杆處,而她恰好可以找到一根大的立柱遮擋自己。

薄戰夜絲毫不知傅溪溪在身後不遠處,目光淡然望著寧然:

“我以為你會拿著那件事不放,冇想到這麼快道歉。”

寧然歉意又愧疚:“師哥說的哪裡話,我當時也隻是跟你開個玩笑,冇想真的拿那件事威脅你。

何況,你的性格我還不瞭解嗎?誰能威脅你?

你當時答應我,一是想承我爺爺的情,幫我一把,二是太在意薄太太,不希望引起她一點點的不開心吧。”

“你還是有理智的。”薄戰夜認同她的話,細問:“所以你這次找我的主要目的是什麼?應該不止道歉這麼簡單。”

寧然抿了抿唇,無奈又鬱悶:“我本想著通過你結識傅懿謙,冇想到他對我毫無興趣。

不僅如此,今天這場相親宴會,爺爺和父親讓我跟顧家那個工作狂結親,且還透著不能拒絕的命令,肯定有他在背後推波助瀾。

師哥,你幫我在爺爺、父親、還有傅懿謙麵前說幾句好話?”

薄戰夜擰眉。

按理說傅懿謙不喜歡寧然,直接拒絕便成,怎會安排強製婚姻?

應該是老師在背後做了什麼?他才反將一軍?

這樣說來……

“我不會幫你。”

“啊?”寧然一怔,無措又不可思議望著薄戰夜,不解他為什麼這麼強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