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409章

-之後欺騙你,想要隱瞞下事實,也是錯上加錯。”

“所以懲罰是應該的。”

傅溪溪:“……”

她是氣,可他這麼一說出來,她又覺得好像冇那麼氣了。

關鍵是他居然真的下跪道歉,哪裡還氣的起來?

她加大力氣把他拉起來,說:“我不氣了,莫南西,把東西都拿走。”

“是,太太。”莫南西火速把東西收走。

傅溪溪忍不住氣鬱:“你三十歲的大男人,也好意思給女人下跪,讓莫南西怎麼想你?”

薄戰夜:“男兒膝下是有黃金,不輕易下跪,但老婆是祖宗,是心肝寶貝,向老婆下跪又如何?”

“何況,我寧願跪十天十夜,也不願再聽那稱呼。”

彆說她介意,他聽到都噁心。

傅溪溪:“……”

怎麼他還委屈起來了?

不過……他委屈的模樣真的好好笑。

她忍不住噗嗤一笑:“好了,我不生氣,再也不叫了。”

薄戰夜凝眉:“確定?”

“嗯!再叫我就被……”

“唔!”

薄戰夜吻住她唇:“口上說的不算,實際行動證明才行。”

“啊?什麼實際行動?”

傅溪溪在五秒鐘之後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實際行動。

以他之言,便是願意和他心甘情願對著乾,纔算真正和好。

尼瑪……明明是他的錯,為什麼最後證明的人是她?

該死的男人,以退為進,把她軟肋掌握的相當熟悉,心機太深!

她還能換老公麼?

……

事後,薄戰夜才知道傅溪溪這次上樓找他是有重事。

原來,那日他所做的事,還釀下一個後果——

便是無數節目組紛紛投遞資料檔案,還有電視台特意開啟新欄目,專為邀請薄戰夜和傅溪溪做夫妻節目。

門外不時有導演等候,屋內資料也堆積成山。

“這都是你,一句話引發軒然大.波,害那麼多人連夜工作,日夜等候。”

薄戰夜挑眉,走到窗邊掀簾一看,果真看到有幾個身影在外麵徘徊等候,眸色為凝:

“那依老婆的意思,我該如何迴應?”

傅溪溪抿嘴,想了想,道:

“我認為應該給他們道歉,表示隻是一時玩笑,然後再給他們一些資源或幫助,讓他們打消念頭,心甘情願回去。”

“不妥。敢來這裡的人都是為了做出節目和成果,甚至可能上司交代一定要完成任務。

若簡單打發回去,隻怕他們心情和事業都會受影響。”

“啊?那怎麼辦?”

總不能真去參加夫妻節目吧?她不想拋頭露麵,他也不適合。

薄戰夜看出傅溪溪態度,嘴角微微上揚,再次刮目相看。

多少女人攀附名利,愛出風頭,不是想成網紅就是流量明星,炒作的天下皆知。

而她,從未宣揚炫耀是他的薄太太,也從未想炒作她的身份,依舊保持初心,難得一見。

他走回她身邊,眸光溫柔:“在裡麵挑選一個最優秀的策劃案,參與一次夫妻采訪。”

“啊?夫妻采訪?”

“嗯。”薄戰夜柔聲解釋:“挑選最優秀的,是因為優秀的人值得,而那些策劃不好的人也算優勝劣汰,一次成長體驗。

至於節目,我們冇時間參加,就改變為采訪,也算過得去。”

挺有道理。

傅溪溪忍不住讚歎:“還是你擅長處理事情,聽你的。”

“什麼時候‘你’字能完完全全改成老公?”

傅溪溪小臉兒一紅:“身份擺在那裡,需要隨時隨地都叫出來?”

“自然需要,否則這個稱呼有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