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242章

-他就隻會威脅!

偏偏,不論威脅多少次,都是她的軟肋。

蘭溪溪咬牙,睜開眼,推開車門下車,坐到後麵。

車子快速行駛。

封閉式的後車廂,氣氛逼仄。

薄戰夜伸手,一把拉過蘭溪溪。

力道大的,她身子直接坐在他腿上,後背撞在他身側的車門。

他未疼惜,冷厲語氣道:

“和薄西朗愛昧親密,離我那麼遠,你裝純給誰看?”

裝純?

原來在他眼裡,他是這麼看待她的?

蘭溪溪心裡如墜落一塊冰,凍得全身血液都發冷,發涼。

她望著他,說:“我說過是誤會,你不信是你的事情,我要怎麼處理是我的事情。

但九爺,你一個有老婆還對我動手動腳的人,你又好到哪兒去?”

裝!X!

薄戰夜嘴角狠狠一抽,大手扣住她的細肩強硬鎖在懷裡:

“做錯事還敢伶牙俐齒?

蘭溪溪,是我平時對你太溫柔,才讓你敢一而再再而三挑戰我的極限!”

話落,他大手用力。

“撕拉!”

白色禮服破裂,在空氣裡劃出刺耳的聲音。

“啊!你乾嘛!你放開我!住手!”

蘭溪溪小臉兒慘白驚慌,絲毫冇料到薄戰夜會動手。

她拚命掙紮,反抗,卻壓根抵不過男人的力道。

“撕拉!”又是一聲裂錦撕破的聲音。

白色禮服毀掉。

蘭溪溪委屈難受。

脫去禮服的她,更是羞恥,難堪。

她緊緊抱著自己,蜷縮身子:

“你混蛋!你無恥!你流氓!”

“流氓?”薄戰夜冷嗤一聲,目光透著幾分薄涼,幾分譏諷,幾分嫌棄,開口:

“以為我要碰你?放心,我對你這麼肮臟的人,不感興趣。滾下去。”

蘭溪溪:“……”

他在羞辱她。

用冰冷的聲音,嫌棄的話語,將她的自尊,顏麵,粉碎的一文不值。

她緊緊咬牙,從他身上下去,蹲在地上,眼淚忍不住流淌。

滴答,滴答。

一顆顆,如雨滴,滴落在地。

薄戰夜移開眼,視線看向車窗外,煩躁拉開一顆鈕釦,氣息森冷。

二十分鐘後。

車子停在彆墅,卻不是停車位,而是安靜異常的地下車庫!

“汪!”狗吠聲響起。

蘭溪溪預感不好,抬起哭紅的眼睛,就看到薄戰夜推開車門下車,大手拂過阿黑黑絨絨的頭。

阿黑吐著舌頭,虎視眈眈望著她!

她一怔:“你要做什麼?”

發出的聲音都是顫抖的。

薄戰夜冷冷挑眉,如同執掌眾人生死的天之驕子:

“做什麼?當初的協議,需要我念給你聽?”

協議!

當初協議上說:不與任何男人有任何親密舉動,或不正當關係。若有違反,丟去喂阿黑。

不可以!

“薄戰夜你不可以那樣!我說過真的是誤會!真的是被人算計,我冇有不遵守協議!”

“你快牽好它!”

蘭溪溪害怕,顫抖,恐慌。

對阿黑髮自內心的恐懼!

她怕狗,從小就怕!

薄戰夜站在車外,身高修長,氣息冷凝強勢:

“現在知道害怕,晚了。另外,你的話,我不會再信。”

丟下冷漠話語,他轉身離開。

“汪汪!”阿黑直接朝車上的蘭溪溪撲去。

“啊!”

“薄戰夜,你回來!回來!”

“你大爺的!”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

另一端。

清風茶房。

薄家的幾個兄弟姐妹,孫子孫女,全聚集到一起。

“大哥,這麼晚把我們召集到一起做什麼?”

“爸,我還有事處理。”-